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news, review by simonkan1018 on 一月 24, 2010

The comments on this article, really made me surprised. Most of them condemned the Post 80’s and Pan-Democratic and so did the coming resignation of the 5 members of Lego. They thought HongKongers should shut up and focused on the economy since the others mainland cities were catching up, the competition was keen inside. And compare to the inland cities, HongKongers already received the greatest degree of freedom, thus shouldn’t demand more.  And of course, they said that democracy was not work in Asia countries, everywhere doing badly like Malaysia, Indonesia and even Japan, therefore democracy just made Hong Kong even worse.

Most of the points are very familiar, from the mouth of patriotism people and the China government. No wonder why the last few comment said that “CHINESE SOCIALISM HAS PROVEN TO THE WORLD THAT IT IS SUPERIOR TO YOUR MODEL OF ANGLO-AMERICAN DEMOCRACY."

Another things should be noted that these guys all writing in excellent English, I guess much better than me. Perhaps I also should start to learn English again. Fortunately, there was one who claimed itself Post 80’s HongKongers wrote a beautiful and rational reply to these guys amid the comments.

One more thing, though these guys advocated something doesn’t make sense, they did make a good suggestion to Hong Kong. One of them said Hong Kong should become a better place if they have more of Jackie Chans and less of Martin Lees.  What I think is, Hong Kong should have more of both!

———————-

Protest in Hong Kong

On track for confrontation

China for once does Hong Kong’s democrats a favour

Jan 21st 2010 | HONG KONG
From The Economist print edition

DEPENDING on your perspective, it was either a pointless bit of argy-bargy outside a milquetoast legislative council—or a soul-stirring “siege of Legco”. Thousands of Hong Kongers, young and old, came together on January 16th to make some noise about spending on public infrastructure. Their protests were in vain, but the noise was heard.

Despite them, Legco approved funding for a high-speed rail-link with Shenzhen and Guangzhou, over the border in China proper. On January 18th Donald Tsang, the region’s chief executive, condemned the protesters, warning them to reflect, lest they “suffocate peaceful and rational expression of opinion.”

Protesters organised by means of texting, Twitter and Facebook. On January 1st thousands of the same “post-80s” generation had marched in support of universal suffrage. This challenges both Mr Tsang, who was chosen by an appointed election committee, and Legco itself. Half of its 60 members are directly elected. The rest, including most of the 31 who backed the rail-link, are chosen by “functional constituencies”—unelected proxies for business and political interests, usually on China’s side.

It was this undemocratic set-up, rather than the improved connection to the mainland’s railways, that had stoked anger. The protesters see the oft-repeated promise of representative democracy receding into the future. Hong Kong’s government and officials in Beijing have reason to feel jumpy. In parallel to the rail-link fracas, some of Hong Kong’s democrats have been devising a new form of protest. Frustrated by the delays in implementing democratic reform, two political parties have declared that on January 27th they will quit five seats in Legco, one for each of the territory’s voting districts. The quitters plan to contest the same seats in by-elections. Their parties hope to turn these into a de facto referendum on democracy.

This will not be easy. The Democratic Party, the largest of the “pan-democratic” parties, has spurned the campaign. It found many voters disapproved of the idea, or did not understand it. A poll finds that 50% of voters oppose the by-election plan, and 24% support it. Kenneth Chan, who speaks for the campaign, concedes it will be hard work to cast the by-elections as a contest pitting democracy against business-as-usual. China’s government, however, is doing its bit to help. This week the State Council, or cabinet, accused the democrats of mounting a “blatant challenge” to the authority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his made the by-elections look like a real referendum rather than yet another futile protest.

Still, the democrats’ manoeuvre is a dangerous gamble. They hold only 23 of Legco’s 60 seats at present, so they risk falling below the one-third of seats that allows them to block constitutional reforms. But then, Mr Chan notes, what has this veto done for them lately?

Tagged with: , ,

Posted in youtube by simonkan1018 on 一月 23, 2010
Tagged with: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一月 16, 2010

星期五. 想不到這個星期會比上星期更多人, 氣氛更好. 但所有人都心知, 這個方案一定會通過. 而現在, 星期六晚, 政府亦如願以償, 撥款通過了, 不過局長到這一刻還未能離開立法會, 被示威者堵塞了道路. 可惜示威者還未夠多人, 如果再多些, 警方根本不可能清場. 此時, 只差在警方決定何時清場, 大概在兩三點之時吧, 最疲倦的鐘數, 清場亦可輕鬆些.

不過要局長留到深夜十二時還未能離開, 是否還表示警方未敢輕舉妄動, 據報警方說有千二警力, 示烕者人數亦應該過千, 極難清場吧.
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

Tagged with: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一月 11, 2010

整晚給我的印象是很平靜的. 那些"收皮""可恥", 根本沒有甚麼殺傷力, 所以群眾亦不見得激昂. 而當主持說現在有八千人時, 我眼都突埋, 比她說警方公佈這裡得一千人更驚嚇. 報大數, 大得那麼離譜, 是會反高潮的. 議事堂內, 當然不是議事的, 局長們根本就答不到那些問題, 各為其主, 亦無可口非. 最重要還是展示問題重重的方案, 我們還有甚麼理由讓她通過.

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Photobucket

Tagged with:

Posted in news by simonkan1018 on 十二月 19, 2009

高鐵這個西九燒錢方案, 下次開會時很大可能會如期通過, 現在只不過餘下十位議員未曾發言.

有很多建築工人要開工食飯, 如果轉用錦上路方案, 但同樣付西九方案他們總共賺到的錢, 亦很便宜.

現在唯一的策略就只有繼續向市民解釋這個高鐵方案的浪費, 和背後眾多利益瓜葛. 我想, 大部分市民都覺得未必有需要起高鐵, 但阿爺話要起, 咪起囉, 又不是出唔起一百幾十億. 可是現在是六百多億, 更未計工程超支, 和疏導交通的費用, 最後很可能達千億, 和當年的玫瑰園計劃一樣, 一個新機場, 兩條大橋, 都不過是一千億.

八十後表現如此特出, 叫人喜出望外. 但畢竟還是未夠多人. 就算今次失敗, 下次必定只會有更多人出來, 一班識字的年青人是特別麻煩. 而對家同時亦不斷扇風點火, 說一班年青人不懂是否, 事件被別有用心的政客利用等等. 可能如現在較流行的說法, 上一輩人根本不懂得反應, 他們不明白網絡的威力, 網絡可以起功能組別議員的背景, 可以將資訊大量散播, 可以組織動員, 而且毫無商量餘地. 所以他們亦錯估了, 解讀錯了八十後等年青人. 而且今次有千多人, 絕對吸引到一些游離人士, 如害怕太少人所以不参與行動, 再者, 建制派根本無計可施, 年青人是被道理講服, 建制派根本不講理, 又如何服眾. 可能, 下次他們再要為高鐵動員時, 我這個八十後人士亦會是其中一份子.

但總有一天他們會明白的. 控制網絡, 好像是他們唯一最後殺手鐧, 就像中共一樣, 將所有東西都和諧掉了.

————–

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昨天號召千人包圍立法會,透過電視直播監測撥款審議過程,矛盾更直指功能組別議員是「投票機器」,間接為泛民主派爭取廢除功能組別造勢。會後示威人士歡呼時,泛民議員呼籲,大家參加一月一日大遊行,公民黨及社民連並藉機宣傳「五區請辭」,獲台下年輕人響應,唯獨民主黨議員沒有現身。

立法會財委會昨天由下午三時開始審議撥款,數百人早已齊集會外,直至四時許,已有約千人靜坐門外,主要為年輕人,受影響的菜園村居民及大角咀居民反而佔少數。一批「八十後」年輕人繼續圍繞立法會,二十步一跪的「苦行」。

今次包圍立法會的「秘密武器」,在於大聯盟在門外自行搭建帳篷,安裝投射屏幕連接財委會的會議直播,令示威人士可一同監測議員發言,參與靜坐至會議結束,遇有支持撥款的建制派議員或政府官員發言,隨即高叫「民建聯可恥」、「保皇黨滾蛋」等口號或發出「噓聲」,同時有旁述員即時講解會內較複雜的爭拗,令示威者情緒保持高漲。

除了反對撥款,大聯盟亦將矛盾指向發言的建制派功能組別人士,更高叫他們「仆街」,但歷時四小時的行動均相當和平。有份參與是次行動的Roundtable總幹事林輝說,從上次立法會工務小組及今次財委會可見,地區直選議員與功能組別議員投票取向相當不同,除了個別泛民,其餘功能組別議員均不聽菜園村居民訴求,不理團體預備好的質詢,盲目支持政府方案,正是功能組別的選舉方式令他們缺乏監測,毋須向公眾負責。他稱,高鐵與政改方案其實是一脈相承,必須爭取廢除功能組別,令立法會真正向公眾問責。

高鐵撥款最終未能如期投票通過,大聯盟形容行動成功,揚言財委會再討論撥款時,會再包圍立法會。一眾泛民議員會後到離場接受示威人士歡呼,藉機呼籲年輕人參與一月一日爭普選大遊行,社民連及公民黨更宣傳五區請辭,不支持請辭的公民黨湯家驊則表示,在不公平及不公義的制度下,仍要堅守崗位,與年輕人裏應外合爭取民主。唯獨民主黨全部立法會議員在會議後,沒有現身接受歡呼

——–

我們╱他們
看着眼前高鐵的爭端,我訪問過一個八十後的工程師,他說: 「其實我們這一個grade(職級)的人,都為問什麼要這樣的起高鐵。我們做工程的,都知道一件事。我們有工程才可以生存,這是真的。但是你看看香港,其實有沒有那麼多工程呢?」

以前有一個同學的父親是工程師,在他家做project 的時候,他給我看過一張大圍的地圖。他說: 「以前大圍多麼的好看,你看,現在我們這兒刮一塊,那兒刮一塊,哈哈哈!」他的笑聲有點乾。其實香港真的需要那麼多工程嗎?

「你這樣問,是沒有用的。」八十後工程師說: 「需要是我們製造出來,去證實我們存在的重要生存工具。我們一定有辦法做一個數字出來去justify(證實)我們的決定。我們做小的,就是要大眾『覺得』我們的上級是對的。至少我們心中是不是這樣想?當然不。總之,你現在見到的所有理由,其實都是我們製造出來的。我們只是負責執行方案,只要做大佬的說要這樣起,我們做小的,就得把大佬要面對傳媒的答案好好的寫出來。」

「像高鐵的case(個案),有不少工程師都覺得錦上路方案是好的。因為如果你已經有一條原有的鐵路可以使用,就應該用原有的那一條,而不是再製造一條出來。你知不知道造一條鐵路要花多少資源,要用多少人力物力?這條鐵路的興建和走線本身,就是長官意志。」

那鄭汝樺說的「外國專家報告」說,任何的高速鐵路都要通往市中心,是什麼意思?我真心的問。

「每一個方案,都會有好處和壞處。只要是長官說要那個方案,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做一些理由去支持那個方案。之前專家小組提出的錦上路方案,其實我們年輕的一些工程師,都說那個方案是不差的。至少西九龍站的建設只是地底車站就需要95 億,隧道又要190 億。起鐵路是一件不簡單的事,對環境的破壞會很大。所以,最基本要守的信條,是『有現有鐵路,就用現有鐵路』。錦上路方案可以用到現有的鐵路,起的東西都會少一點,環保一點,工程費又少一點。」

長官意志先行

「但是我們不可以開會的時候說的。因為政府的做事方法,是長官意志是先行的。市民大眾以至立法會成員看到的所謂『反對』錦上路方案的理由,我們行內人一看就知道是不成立的。但是市民大眾不會知道,立法會議員就只得一個是工程師,他就當然支持更多工程可以上馬。因為沒有工程,工程師就沒有飯開,工程師沒有飯開,那有人投票給他?」那位工程師無奈的看着我,我也不可以說什麼。

我經常都說,政府的運作追不上現在的潮流,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根本不知道現在的人,其實是有權知道很多事情。如立法會的資料全部上網,也是公開可以下載的pdf,上網一查,很多人也知道政府在睜着眼睛講大話。如一地兩檢的問題,《南方都市報》報道香港地鐵公司行政總裁周松崗說:「如果一地兩檢不能在這條鐵路上實行的話,所有從內地去的旅客有可能就要在深圳下車辦通關手續再到香港去。整個快速客運的概念就被打破了,效果就完全沒有了,可以說花很多錢建了一條高速鐵路是白費工夫。」鄭汝樺在立法會承認: 「政府已成立跨部門專家小組,與內地商討高鐵一地兩檢安排,並不能低估法律問題的難度,(一地兩檢)於高鐵2015 年通車同步實行並不樂觀。」(香港經濟日報,2009 年11 月17 日)

但是,無奈的是知道事實真相的人,都不可以改變現狀。或許,有一天當我們成為既得利益者之後,我們知道高鐵的走線設計,就知道收那塊地,要收幾多地。只要我事先購入物業,當中又可以有幾多個億會滾入一些「早着先機」的人士。我們沒有資格質疑,長官們認為是對的,整個香港的蟻民就無法反對。政府講大話,我們無辦法。這就是「我們」和「他們」的不同……以上千五字,解釋了為何我不當香港是我的家。

——–

二千市民立法會外反高鐵,泛民議員極力為民爭辯

—————–

支持反對兩派 立會外對壘 (東方)
【本報訊】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撥款會押後表決,令過千名「圍堵立法會」請願的反高鐵人士大表興奮。但他們指抗爭行動尚未結束,會在「元旦大遊行」當天再上街請願反對高鐵。雖然反對高鐵的聲音眾多,但昨日亦有一批支持高鐵的建造業工人到立法會門外請願,希望高鐵盡快上馬帶動建造業就業機會。

建造業籲創造就業

昨午在立法會門外的請願人士分成兩批,數十名支持高鐵的建造業界工人與過千名反高鐵人士各自大叫口號,壁壘分明向進入立法會的議員表達訴求。建造業總工會理事長周聯僑指,金融海嘯嚴重打擊業界工人生計,分別有兩成人處於失業及半失業狀態,尤其以紮鐵、模板、水泥混凝土等工人失業情況最為嚴重,他希望高鐵盡快上馬,為工人創造就業機會。

反高鐵人士則表示政府的高鐵方案欠缺諮詢,要求暫停撥款聽取民間意見。他們在立法會外透過網上直播收看財委會的會議,過程中不斷高叫「反高鐵」的口號,聲援立法會內的泛民議員。五十多名的八十後年輕人及菜園村的居民紛紛圍繞立法會苦行,形成包圍立法會的陣勢。有中學生獲得學校批准提早放學,參與「圍堵立法會」的行動。

當一眾反高鐵人士得知撥款未能在今年內通過,馬上歡呼拍掌、唱歌慶祝,高舉勝利手勢,部分人更喜極而泣。多名泛民議員會後亦到立會門外向請願人士發表感想,他們指反高鐵行動仍未真正取得勝利,呼籲反高鐵人士參與「元旦大遊行」,表達對支持高鐵的功能組別議員的不滿,繼續反對政府的高鐵方案。

————

高鐵好事多磨 政府寸步難行 (太陽報)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工程好事多磨,在一片爭議聲中,尤其是部分泛民議員大玩「拉布」戰術下,立法會財委會昨日未能通過工程撥款,被迫押後至明年一月八日再議。也就是說,原定今年底動工的計劃已無法實現,而更令人憂慮的是,繼續這樣爭論下去,高鐵工程最終會否胎死腹中?

興建高鐵可以將香港融入全國高速鐵路網絡,免成孤島,已經成為社會的普遍共識。一項本是無可爭議的工程,竟然因為部分人的反對而陷入僵局,乃至小事化大、大事化到無可收拾的地步,可說是特區政府十二年來一事無成的縮影。目前圍繞高鐵工程的爭議,不外乎四點:一是成本太貴;二是效益成疑;三是總站選址;四是可能引起西九大塞車。

其實,高鐵造價之所以如此昂貴,恰恰是當局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結果。當局於二○○○年首次提出興建高鐵時,預料工程造價不過一百七十億元;到了去年初,當局正式公布高鐵興建大計時,工程預算已升至三百九十五億元。奇怪的是,對於這樣一項勢在必行的工程,港府偏偏築室道謀、一拖再拖,結果成本一漲再漲,在短短一年間,高鐵造價竟大幅增至近七百億元,被譏為全球最貴的高速鐵路。

面對高鐵的天額造價,市民心中不禁狐疑,對於一項投資數百億元的大型基建工程,官員們到底有沒有充分評估經濟效益?有沒有貨比三家?如果港府繼續優柔寡斷,工程造價會否繼續上漲?面對連串問題,當局至今無法清晰交代。

至於總站選址等爭議,則完全是當局事前諮詢不足所導致,愈來愈多市民加入反高鐵的行列,反映的正是這一問題。政府漠視民意,讓部分政客有可乘之機,有人刻意將事件政治化,掀起一場軒然大波。高鐵如是,其他大大小小的政策也面臨同樣的處境,特區政府之所以成為一個動輒得咎、寸步難行的弱勢政府,豈是偶然?

社會日趨成熟,愈來愈多市民希望就香港的發展和政策表達意見,這本來不足為怪。問題是,雖然當局聲稱已就高鐵工程進行多次諮詢,但實際上,他們的所謂諮詢,無非是一些虛應故事的過場騷,從來沒有真正聽取民眾意見。都說弱勢政府百事哀,從高鐵工程的爭議可見,當局的弱勢完全由他們一手造成,事前諮詢嚴重不足,相關資料欠透明度,官員們也無法解答市民的疑問,因而引發社會爭議,以致陷入今日的窘局,可謂咎由自取。

無奈的是,政府寸步難行,香港的基建、乃至整體經濟發展只能原地踏步,官員們一手造成的惡果,卻要全港市民一起承受。在全球一體化的今日,競爭日趨激烈,被視為本港勁敵的新加坡、上海、深圳等地,近年無不大興土木、一日千里,而一海之隔的澳門,更在短短幾年之間起了翻天巨變。在香港,港府也將十大基建喊得震天價響,但至今仍在紙上談兵,十畫未有一撇。如今,興建一條高鐵也爭拗不止,試問其他大型基建又如何成事?難道香港就這樣沒完沒了地爭論下去,最終陷入邊緣化的泥沼?

Tagged with: ,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十二月 3, 2009

其實用菜園村做集點, 很難說服所有人, 至少我對菜園村要搬遷, 感受不深. 但強行將總站設在西九, 卻十分反感, 尤其一切爭論的由來, 就是因為要在西九起總站. 故建制派等人很少在西九站這個問題上反擊, 只在菜園村上著手, 像李慧琼今日那篇文.

說了不知多少篇, 沒有人覺得起高鐵有問題, 只是為甚麼動用那麼多錢, 就是為了成就將總站設在西九. 同者, 深圳卻有兩個站位置極近, 才會到石壁站, 從頭到尾, 時間基本省不了多少. 而為保這條高鐵利益, 是否又要犧牲將來國內廉價航空的可能?

第三代又好, 第四代也好, 使我們感到憤怒和可恨的, 是明明我們生於斯長於斯, 最純正的香港人, 但卻是最不受重視和不受歡迎的一群人.

————————————–
「第三代」的回應 菜園哀鳴曾管治積病

文. 一群中文大學1989 年畢業生

我們是一群在八十年代畢業的大學生,當中有教師、社工、律師和會計師。以現今流行的說法,我們屬於戰後第三代,趕上了香港經濟繁榮的尾班車,歲月無驚,生活要算安穩。環顧現今充斥怨氣和怒意的香港,我們理應是對港府積怒較少的一群,不是嗎?

但在今日,我們一伙舊同學都決定上街去,參與「1129 反高鐵停撥款大遊行」,我們不反對築建高鐵,我們反對的倒是政府的處事手法和管治心態,高鐵不只是一項工程決策,因為事件暴露的其實是回歸後港府的管治積病。

三朝交替每下愈况

我們這代人見證了三朝轉變,當中要以身處曾蔭權時代的感受最差:

一、英人管治下,政府喜歡以高位者保護弱者的慈善作風自居,我們不喜歡英人傲慢,但像麥理浩、尤德等先後推行廉政、大建公屋,大開免費教育之門,確為港人帶來片刻物質安穩;

二、董建華管治下,政府喜歡以「可憐天下父母心」的教子作風自居,盲目推行房屋「八萬五」、中學「母語教育」等政策,董建華、羅范椒芬等都喜歡講德行,強調要有慈悲之心,要扶老要攜幼,更要保護弱勢,但政府往往好心做壞事,朝令夕改,昨是今非;

三、到曾蔭權管治來了,他有英人的高傲(他說自己不在乎「民望」,視之如「浮雲」;當立法會議員展示標語,要他遵行競選承諾時,他笑斥議員的標語英語文法錯誤),但他無英人的處事能力(更沒有像英人般警覺,要與華人地產商保持距離),他有董建華的盲目孤行(可能他身邊有太多政治化妝師),但他沒有董建華的慈悲之心,他對弱勢社群的聲音,往往顯得不耐煩,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最近的例子是菜園村老婆婆老遠追來向他請願求助,但他以私人郊遊為理由,吃喝完畢後在隨員簇擁下, 匆匆上車揚塵離去)。

「有術無德」才可當「政治家」?

假若董建華的死穴是給人「有德無術」的窩囊溫吞形象,曾蔭權的形象可說是他的反照,曾氏講求的是「治術」,往往「有術無德」、先斬後奏在所不計,他身邊的政治化妝師劉細良正是我們的大學同學,猶記得當年歷史系的他常掛口邊的話: 「歷史係無是非對錯!政治係唔講道德嘅!」

最近,曾蔭權因「慳電膽事件」四面楚歌,他在檢點自己的施政之前,先大罵傳媒蓄意抹黑,揚言廣大市民不會認同傳媒(把他冤枉)抹黑的惡行(他究竟有否看到港府的民意支持度已破了歷史新低,又或者身邊的政治化妝師仍在教他要「有術無德」才可做「政治家」?)

上樑難正情况下,下樑又在處處惹火頭:為硬銷政改方案,唐英年在電台把政改方案自詡為「民主號列車」,指摘不接受方案的港人會「造成社會紛擾不休」,曉以大義後,更要港人「盡快上車」,言猶在耳,林瑞麟又在電台恐嚇港人若立會要補選,將要浪費公帑一億五千萬。曾班子或許不知道這正是火上加油,觀乎方案,「民主列車」根本無終站,而要論浪費公帑,補選又怎比得上劃線受疑的「高鐵列車」?

菜園村到大角嘴:欺凌的軌迹

曾班子提出的昂貴「高鐵」走線,盲目要以「西九」作總站,造價之高昂是全球第一!六百多億建造費,加上「特事特辦」二十億贈予新界鄉事派,即是香港市民每人要繳納一萬多元!

這樣浩大的公帑挪移,是香港回歸後耗費最大的工程,但受益最多的反是在西九押了注的地產商!香港民間對此長期不聞不問,直至大家聽到菜園村垂死哀鳴,港人才質疑這項全球最昂貴的「高鐵」方案!

原來曾班子這條(向地產商傾斜的)走線劃定後,由菜園村到大角嘴,沿路要「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結果劃出了一條深刻痛苦、以強壓弱的欺凌軌迹!親睹菜園村到大角嘴的老人熱淚縱橫,港人心中永留傷痕,絕不會乘坐這條曾班子劃出來的「欺凌號高鐵」!若港府厚顏稱這是為了「公共利益」,我們不禁要問這是誰的「公共利益」?德國納粹黨不正是以此殺人吞產嗎!

一片綠色:第三、四代的心靈回歸?

作為「第三代」,我們觀察到:先挺身站起來、豁出去,保衛菜園村的不是新界人,更不是鄉議局,而大多是市區長大的年輕人,當中倒有不少是五穀不分、一生從未落過田工作的香港新生代!當中究竟可有因由?

回歸十二年,香港歷經大起大跌,世紀疫災、金融風暴,天災人禍、生離死別,短短數年間,香港人都感到滄桑無限,慨嘆回頭已是百年身,前路茫茫,我們應如何去安撫心靈呢?

既然前路茫茫,禍福交困,港人近年來就喜歡懷舊,藉此撫慰心靈,重拾勇氣再上人生路,因為懷抱往昔,往往帶來鎮痛作用,忘卻曾蔭權管治下香港面對的困局。

「對往昔的嚮往,對前路的憧憬」是成正比的:我們第三代港人尚可透過懷緬昔日,緊抱歷史來稍稍鎮痛,為心靈固本培元,重拾力氣迎向前路,但「第四代」呢?他們可以憑藉什麼記憶來平復心靈,覓來勇氣迎向困頓人生?

執筆之際,警方剛發現:香港年輕人在網上組織了多個社交網站,討論如何集體自殺!「第四代」的困局大概不止於人生茫茫,前路無着,他們這代人連想要回望過去、懷緬昔日的退路都沒有!近年來港府以「發展」之名,摧毁不少舊事舊物——先有皇后碼頭,後有菜園村……心靈上, 「第四代」可說是被逼得前路交困,後無退路了。

菜園村的垂死哀鳴,得到「第三代」、「第四代」的共鳴,倒不是意外。在我們的隔世回憶中,小小一個菜園村正是我們緬懷昔日香港的心靈歸宿。在我們心中,菜園村的垂死哀鳴,就是昔日香港向我們求援的垂死哀鳴。

後記:上周日的遊行,我們一直留在隊尾,看見很多拿着手杖,走動也有困難的老人默默追着大隊。遊行當中,我也看見菜園村的高婆婆,她滿頭白髮,身體很瘦小,身旁有一位年約六、七歲的小孫女參扶着,好心人勸她歇一下,婆婆說: 「很多謝你」,小孫女也說: 「多謝你支持菜園村」,她倆一老一少仍堅持着。

Ming Pao Daily News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Debate | By 一群中文大學1989 年畢業生

——————–
慎防香港變成孤島

數十名市民昨天圍繞立法會大樓,高呼反對興建高鐵。在一片抗議聲中,負責審議該工程的工務小組討論氣氛熱烈,發言者眾,以致今天要加開會議,繼續討論這項涉及六百多億元的工程撥款。

項目最大爭議,是造價為何要六百多億元,相等於政府四分一年的公共開支,是否物有所值十分重要,但相關聚焦討論不多,市民關注反而是菜園村的「不遷不拆」,擴展至元朗錦上路的「另類方案」,以至大角嘴地層收回而觸發全面收購的訴求。所以,當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上月初舉行公聽會,便有二十多個團體出席,要求議員和政府正視他們訴求。

港與內地高鐵何時「接軌」?

面對這項涉及「國策」的高鐵工程,特區政府也十分緊張,以「人盯人」方式游說議員,緊密監察支持和反對票數的最新變化。

幾個月前,筆者拜會廣東省交通部。甫開始,他們就與我們分享未來十年國家鐵路網絡大計,放在眼前的一幅圖,是未來的鐵路網絡,宛如蜘蛛網般緊密。他們很高興,很自豪地說,國家十年內的鐵路網絡肯定可以與日本和歐洲相比。話剛說完,就轉過頭來,問我們香港的高鐵何時上馬?我們頓時語塞,接不上話來,我們連高鐵項目何時送上工務小組也不知道。

坦白說,以國家目前實力,在公共政策的落實能力,我十分相信這個蜘蛛網很快會落實。前日,全國高鐵系統又跨進一個新里程,全長一千多公里的「武廣高速」開始試行,由武漢至廣州只需三個小時。

至於高鐵香港段,即使撥款獲順利通過,今年動工,最快也要到二○一五年才能完成。令筆者慨歎是高鐵香港段早在《鐵路發展策略2000》已經建議優先發展的鐵路項目之一,亦是前年《施政報告》公布的十大建設項目之一。期間,政府差不多每年都有到立法會交代項目的最新進展。可惜,經過近十年討論,香港何時與內地的高速鐵路系統「接軌」,仍是未知之數。

收回大角嘴地層諮詢不足

高鐵全長二十六公里,造價需要六百多億元,說高鐵造價貴,筆者是同意的。不過,基建投資金額一向龐大,大家着眼點,應是工程能否做到物有所值。要評論這點,除了着眼高鐵日後的載客量或直接收益外,高鐵帶來的其他收益,包括縮短了香港與國家主要城市的距離,因而帶來人流、物流、商機,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這些無形或者難以實質計算的收益也要一併考慮。

無疑,項目建造成是天價,但筆者多次提出政府應改變過往基礎建設需要收回成本的原則,因為基礎建設項目,尤其是鐵路項目是可以帶動周邊經濟,是香港融入珠三角生活圈的重要一步。

為了香港的長遠策略發展,筆者支持興建高鐵,但如何進一步壓縮建築成本政府要繼續努力。但方案推銷過程中,的確有很多不理想的地方,尤其是諮詢過程,明顯不足。大角嘴居民的憤怒完全可以理解,港鐵收回大廈底下地層的決定,市民居然要看報才知道,而對於居民擔心重建價值受影響的關注,政府也只是打官腔,重申現有的機制,如果政府沒有認真考慮居民的要求,等如逼他們走向敵對方面,對解開死結沒有幫助。

過往的經驗清楚顯示,工程拖得愈久,造價只會愈高。幾年之間,政府估計高鐵的成本,已經由原來的四百多億元增加至現在的六百多億元。如果再不爭取時間,繼續糾纏於無盡的爭論,筆者擔心香港距離被邊緣化,變成孤島的日子,又走前一步。

李慧琼

專業會計師 立法會議員
Sing Tao Daily
A19 | 每日雜誌 | 雙龍會 | By 李慧琼
DOCUMENT ID: 200912030030063

Tagged with: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十二月 2, 2009

最後機會:一人一信叫停高鐵撥款

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86066493247&ref=nf

行動: 傳送電郵給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工務小組成員,要求他們在12月2日的會議否決669億高鐵撥款。

** 財委會會議押後一天,我們還有一天時間。 (2009-12-02) **

##步驟一: 撰寫新電郵,Copy and Paste 以下工務小組成員的電郵地址至收件人(to)一欄:

(已加入各大傳媒的電郵地址)

f_pwsc@legco.gov.hk, rctho@capitalchina.com, ahtat@dphk.org, info@liwahming.org.hk, jkstolegco@gmail.com, chengkarfoo@dphk.org, nwkam@dphk.org, chankamlamlegco@yahoo.com.hk, hokming@ntas.org, ipkh@dab.org.hk, yctam@dab.org.hk, info@starrylee.com, garychk@dab.org.hk, albert.wychan@yahoo.com.hk, cyd4hk@gmail.com, chantanya@civicparty.hk, contact@alanleong.net, khwong@ftulegco.org.hk, kkwong@ftulegco.org.hk, patricklau@gmail.com, leungkl@leungkl.org, miriamlau@liberal.org.hk, ttfok@netvigator.com, arazack@netvigator.com, iplau@reginaip.hk, pau@rthk.org.hk, forum@appledaily.com, news@oriental.com.hk, news@the-sun.com.hk, editorial@mingpao.com, feedback@singtao.com

##步驟二: 在主題(subject)輸入「請於12月2日財務委員會工務小組會議否決高鐵撥款」

##步驟三: 在電郵內容寫上你的名字及反對高鐵撥款的理由。

例子:(轉載自「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207)

一﹞奉承權貴、濫用公帑
高鐵是奉中央和特區權貴的指令,替少數富裕階層開路直達西九龍,再以「整體利益」和「邊緣化」等說辭威脅市民埋單的騙局。總站選址西九龍令建設成本大升,669億的高鐵香港段每公里造價全球最貴,也是回歸以來最大的一筆過支出,相當於2009-2010年度政府總開支的四分一。如果政府把這筆錢用於紓解民困、拉近貧富差距、改善七百萬人的房屋、教育、醫療、就業及社會福利,難道不更符合香港的「整體利益」?特區政府一方面對基層市民錙銖必較,一方面慷納稅人之慨取悅跨境富豪。劫貧濟富、濫用公帑,其理安在?

二﹞加劇地區差異、強化排斥效果
高鐵主要服務往來深圳及廣州的短途客,把唯一的車站設在西九龍,實際效果是將新界三百多萬居民排除在珠三角的「快速流動空間」之外,令香港的「南北差異」加劇。新界當區就業職位難以增加,居民繼續受跨區上班之苦;西九龍市區樓價則因資源過份集中被進一步推高,城市環境日益惡化。一來一回,地區差異更為突顯。這不是一個向香港整體負責的政府所當為。

三﹞欺凌弱勢、不公不義
政府規劃高鐵,專挑弱勢社群做犧牲品,隱藏社會成本以減省財政支出。在新界選上石崗菜園村建車廠,把幾十年的社區和大家庭弄至四分五裂,無異於置村中老人於死地;在市區則強制收回大角嘴十四幢舊樓的地層,並且利用欺負弱勢的法律和制度,假資訊、假諮詢、假賠償,令超過一萬名大角嘴街坊惶惶不可終日。特區政府帶頭毀人家園、踩在弱勢頭上建高鐵,香港社會離公義愈來愈遠。

四﹞破壞環境、禍延後代
政府口講可持續發展,但每屆特區政府都好大喜功,把跨境基建當政績工程,漠視鄉郊可持續發展和對本地農業的維護。香港的環境影響評估制度對大型基建只管開綠燈,漠視近年多項大型基建的累積環境影響。高鐵香港段方案將穿過錦田和米埔等重要農業和生態地帶、嚴重破壞環境,並製造大量廢料;在市區,高鐵工程亦會帶來嚴重噪音問題,荃灣、葵芳和南昌的私人住宅、公共屋邨和學校都是高鐵噪音的重災區。

五﹞漠視諮詢、專斷獨裁
高鐵項目由行政由特首曾蔭權一人「欽定」上馬、行會匆匆拍板、政府有關部門全速推行。特區政府從未就高鐵規劃認真諮詢市民意見,亦沒有發放足夠資訊讓民間社會展開多元討論,更未有就選址西九或整體方案作出詳細而合理的解釋。過去一年,大聯盟成員在不同的社區就高鐵現方案提出質疑,菜園村的老人家和大角嘴街坊都要求有真正的諮詢和參與權,可是,政府不單不珍惜機會改變不合理的政策,反而以宣傳機器盡力抹黑,手段卑劣。由民間專業者自發提出的高鐵新方案,估計能節省數以百億公帑,也遭政府任意拒絕,市民無機會選擇。如此賤視市民參與權利的政府,還值得我們信任嗎?

Tagged with: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十一月 21, 2009

反高鐵停撥款大遊行詳情
主辦: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
大聯盟成員:慢慢發行動組、街坊工友服務處、社區發展陣線、社區文化關注、正言匯社、關注綜援檢討聯盟、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菜園村支援組、香港理工大學關社組、大專力撐菜園村聯盟、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批判地理學會、香港基督徒學會、正言匯社、四五行動、梁國雄議員辦事處、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回歸基督精神同盟、青台、黃毓民議員辦事處……正邀請更多團體加入
日期:29/11/09(日)
集合時間:下午2:00
集合地點:銅鑼灣東角道(崇光百貨門外)
路線:銅鑼灣崇光百貨 → 軒尼詩道 → 中環﹝地點容後公布﹞
查詢:25603865﹝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或 stopxrl@gmail.com
參與形式:參加者可帶備自己的單車、BB車、手推車、小販車、板車、輪椅、11號車(人行),不同形式,展現城市慢慢發展的理念。
大會建議參加者穿綠色衫。

http://inmediahk.net/node/1005169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