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雜記

Posted in me by simonkan1018 on 十月 7, 2009

– 收左皮

辛辛苦苦, 捱出頭來, 就一朝清袋. 其實段新聞, 既無性騷擾, 又賠足人工, 根本沒有看頭. 在其關係上整色整水, 好感是否等於示愛, 好在乎觀點與角度, 不過似乎多過一般僱主僱員關係. 唯一公認的是, 那個前立法會議員好鬼討厭.

場大龍鳳, 不用問都知成件事早有預謀. 因此更多人問的是為甚麼將黨報要攻擊自己人, 借勢張五區總辭的焦點轉移. 現在很難推測其背後的用心.

在網上最常見總結: 自己人對付自已人, 永遠是最殘忍和徹底的; 他的政治能力很低, 言詞閃爍到係人都知仲有故仔. 係有好感的話, 就早早坦誠公布, 現在被逼慌才再講多點, 一副身有屎格;  傳媒, 有時真的可以隻手遮天; 如果係靚仔示愛, 唔受都感覺得良好, 但這位議員就肯定騷擾.

– 高錕

他的發明不用多言, 今時今日, 大家都在使用他的貢獻. 當年傑出華人系列的訪問, 現在亦有多少記憶.

有時候想, 這些諾貝爾獎得主, 偉大得難以想像, 每想到, 他們對人類的影響, 恆久而深遠, 真的做到所謂造福世界, 就覺得, 這些人最有資格流芳百世.

但凡人還是佔極大多數, 學校的精英們, 最想做還是在金融界打滾, 最好是每秒鐘幾百萬上落那種.

– 講左兩個人, 卻見天堂與地獄.

Tagged with: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