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馬拉松 2011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二月 20, 2011

今年的天氣很好,跑者都覺得舒服透頂。但其實今年,我從沒有心理準備要跑馬拉松,只是在名額已滿之後,渣打又突然宣佈還有少量空位,因為之前有太多人重復登記。 在布sir的說項下,今次真的報了名,但付錢時網站系統問題,那時以為既然沒付錢,應該報名失敗,所以再沒有理會,亦沒有再報多一次。 直至收到信,確實了成功參賽,始知要跑那42.195km,其時已是十二月,基本沒有足夠時間練習,所以我亦得過且過, 一星期亦未必跑到一次。 反而上年我沒有參賽, 卻頻頻練跑,狀態不俗,今年要跑,卻不怎準備,倒是奇怪哉。

 

明知很難跑完全程,今朝亦沒有吃太多東西,我預計跑完廿公里就會巴士走人。 彌敦道上,六時時下起少許雨粉,天氣有點冷,不過在等候區太多人聚集,大家都在發熱,才不覺冰凍。 但起跑後,那些寒風吹向身上時,十分難受,幸好跑過漾日取後身體漸暖,天氣涼快,更加好跑。因為好跑,我亦放低了peter哥,自行加速。 跑多一陣,終於追到比我們早起步的布sir, 那時他已經步行了很久,為的就等埋我們。

 

跑多個多小時後,到達青馬大橋,由於我朝早沒有吃下足夠的食物,十公里開始就覺得非常肚餓,布sir說到達汀九橋後就會有食物供應,望梅止渴,加快腳程,可惜真的很肚餓,出不了多少力。 而在兩條橋上,終於看到peter 哥的足跡,他差不多跟上我們了。 到了汀九橋的補及站,“食哂啦喎”。 果一刻真的想死。 幸好沿路布sir再問其他工作人員,恰巧這位人仁在地上拾得未開封的朱古力條,一條自娘胎出世後最好食的朱古力條, 簡直救了我一命。 捱過青衣橋後,我對布sir說我已到極限,你先走。 我覺得已到達體力極限,又空著肚, 抽筋, 準備好上巴士。 怎料跑多兩步,就見布sir在地上拉筋,我變成我們仨的第一人,不好意思那麼早放棄,唯有繼續跑。 可能之前的朱古力條發揮作用,體力漸漸回復,只好走下去,同時在想,何時布sir追到我,我亦是時候收皮。 怎料跑到奧海城,才看到布sir,既然到了奧海城,我就想,到了西隧就停吧。 而布sir就一枝箭向前飛。

 

抽筋,拉筋,食蕉,行幾百米,跑幾百米,重復無限次後,我來了西隧口,但看不到巴士,卻見到雞肶在拍照。 他在拍照,我唯有繼續跑好讓他拍幾張靚相。 一跑就入了隧道,再不能回頭坐巴士了,後悔莫及。 最後的力量都消耗在這隧道,其他人亦然。 出隧道那條斜路,我前面五六十個選手, 無一個是跑的,全都用走。 就算過了隧道, 其實還有數條上落斜要走, 我基本上再沒有跑過。 除了一些平路,和最後的一公里。 反而最後一兩公里,有很多食物,都跑就完,還有甚麼用?

 

5:48:34, 一個不太好的時間,但總算完成六小時內完成。 完成一刻,無悲無喜,只覺得終於走完。42.195km, 真的太長了,平時我都只是跑廿公里,份量剛剛好,今次超出一倍,真的很累。 賽後去了飲茶,再加上比賽時食的蕉和朱古力。 跑42km時消耗的力量,轉眼間又回到體內,甚至還要多。

 

 

Tagged with: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二月 25, 2010

關於馬拉松,我想報道的是……

老實自招,題目「抄考」村上春樹的作品《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傳說此書一出版,日 本掀起跑步潮。不過,到過日本參加馬拉松的「跑友」皆說,日本的「跑步文化」本身已十分濃厚,或多或少是來自該國源遠流長的馬拉松歷史。

香 港渣打馬拉松踏入第十四屆,本年度的賽事將於星期天舉行。純粹筆者個人觀察,街頭上練跑的人與年俱增,跑步氣氛一年比一年濃厚,馬拉松厥功至偉。今年馬拉 松於三個月前已老早滿額,報名人數達六萬,比起第一屆增加六十倍。

跑步可以很悶,但村上春樹可以由他的跑步經歷出發,寫成一本書。正如他 說,當一個微不足道的舉動,只要持之以恒,總會走出某些類似觀念的東西來。

我為他的微觀觀點補上「宏觀」的看法,一個看似平平無奇的行為, 若眾人同時參與,則會變成一個話題熱點,一個不平凡的故事。

馬拉松可愛之處,在於它既是一項運動比賽,亦可以是一個好玩的嘉年華。

本身喜 歡挑戰極地的郭振亦參與過很多馬拉松,他說:「馬拉松令城市化身showcase(陳列室),跑手能沿途欣賞該城市最有特色的地方,感受當地文化。」

對 於業餘跑手來說,參與馬拉松,大都為了感受當地嘉年華的氣氛。在跑過的馬拉松當中,郭振覺得洛杉磯的馬拉松氣氛最好。

朝聖感覺

「跑 道沿途有樂隊現場演奏,娛樂跑手。亦有電話公司派職員駐場,他們會拿着電話,讓你打給親友,讓他們即時打氣。當你打電話時,職員會跟着你跑,直至你通話完 畢。這個方法既可打氣,又可賣廣告,甚有創意。」

五十六歲的吳志明自2000年開始參與世界各地的馬拉松,他將會出發至東京跑第六十七個馬 拉松。吳志明足迹遍布歐美,他說,每一個馬拉松都有其特色,講到印象最深刻的,則不得不提波士頓馬拉松。「到波士頓,有一種朝聖的感覺。」

參 加波士頓馬拉松是一項榮耀,固然,這是全球歷史最悠久的馬拉松,剛剛在第一屆奧運會之後的1897年開始舉行。除此之外,參加波士頓馬拉松的運動員都需要 有良好的賽事往績。賽會因性別和年齡制定不同的時間限制,以吳志明為例,他曾經需要以三小時四十五分鐘以內的成績完成其他的馬拉松,才合資格報名。當然, 對於更年輕的選手,要求會更嚴格。

順帶一提,波士頓馬拉松是世界馬拉松大賽(World Marathon Majors)的一部分,其餘的包括4月底的倫敦馬拉松、9月底的柏林馬拉松、10月初的芝加哥馬拉松和11月初的紐約馬拉松。波士頓馬拉松於每年的4月 中,配合Patriots’ Day 舉行。每完成一項賽事,運動員會取得分數,年終計算五項比賽總得分決勝負。勝出這項賽事,榮譽與奧運會冠軍不相伯仲。

不過,對於業餘跑手吳 志明來說,還是沿途的風景更為吸引。「在波士頓,馬拉松參加者受到無比的尊重。當日參加者免費乘搭地鐵之外,居民亦會自發搬出枱櫈沿途為你吶喊助威。記得 在二十公里左右,會經過一所女子大學,有很多學生在門外打氣。她們好像有一個「Kiss Me」的比賽,為跑手獻吻。總之,整個城市都像處於嘉年華當中,很難忘。」

美景美食

參與馬拉松除了欣賞沿途景 色(和美女)以及感受氣氛之外,有時還可以滿足口腹之欲。一般馬拉松都會提供水、香蕉等補充運動員體力,例如香港渣打馬拉松,更會提供運動飲料,比賽後亦 會有能量棒果腹。但有些地方提供的食物,比香港的更豐富。吳志明說,日本沖繩那霸的馬拉松可謂表表者。

「沿途居民都會自發擺設檔攤,提供食 物和飲料,選擇十分豐富。有壽司、冰條、生果,甚至有當地著名的黑糖。」除了那霸,法蘭克福和芭提雅馬拉松亦會提供啤酒。在金門的馬拉松結束後,賽會亦會 贈送一支當地特產高粱酒。而法國位於葡萄酒區梅鐸的馬拉松Médoc Marathon,賽道更會途經酒莊。沿途除了提供葡萄酒,還有生蠔、芝士和巧克力等佐酒美食供「跑手」享用。

正如足球、籃球等運動一樣, 馬拉松不只是體育運動,而且還是一門賺錢的生意,所以各地都將馬拉松辦成嘉年華,並絞盡腦汁,吸引參賽者。以剛舉行的夏威夷馬拉松為例,馬拉松為當地帶來 1億美元收入,亦為政府帶來500萬美元的稅收。當中,日本參賽選手佔上一半,據統計,他們平均每天消費逾300美元。可見,馬拉松亦是吸引旅客的重要活 動。

文/圖 李志榮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