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九月 11, 2010

第一, 估不到信報河蟹了陳雲, 不過是因為一些遊戲文字.
第二, 亦估不到, 陳雲網上原來亦有多少fans, 將其一篇朗讀放上youtube.

本身認為陳雲之文章, 多少有點偏激, 友人喜歡, 因為覺得夠激才能夠吸引眼球, 這才是重點.

港財閥請「地獄式捐獻」

前幾年,凡是聽見香港地產財閥想在香港做些什麼善事或搞什麼項目回饋社會之類的,都不期然笑起來,太好笑了。肉食商人猛然回頭,鼓吹素食,教市民認識現代農場肉食之毒,苦勸市民盡量減少食肉;妓院老闆心血來潮,發起全城守貞宣誓大行動,都不及地產財閥要在香港行善來得好笑。我就是怕了笑壞自己,這幾年都忍住手,沒評論這些趣事。

上周,美國富豪有捐身家的行動呼籲,沸沸揚揚,香港也好像有些地產財閥要躍躍欲試,提高格調行善,紓解一下社會的仇富心理,為「地產霸權」之論消消氣。念及此文刊登之日,正是陰曆七月初一,中國風俗認為此日鬼門大開,不妨當是白日見鬼,以靈異角度來評論。

菩薩畏因,凡人畏果

肉商勸人食素,妓院老闆勸人守貞,也會是出於真誠和善心的,你我也許都見過這類思想矛盾、但心地善良的好人。矛盾是有的,但不怎麼大。總有人要食肉,也總有人要嫖妓,肉商或妓院收手也沒用,總有人會賣肉和賣淫的。肉商在行善的時候,可以選購合乎規格的安全肉食,屠宰盡量人道,肉檔準備少份量的包裝,歡迎顧客買少份量,鼓勵人家少肉多菜。

妓院在行善時,可以人道對待娼妓和嫖客,光顧過於頻繁的,勸他發展其他嗜好,照顧家庭,有鬱結或沉溺的,便要勸他看心理醫生。

行善首先要止惡和懺悔。在自己職分之內,不做惡業,停止惡因。做了惡業,就要懺悔,正如上述的肉商和妓院的例子。香港的地產財閥惡貫滿盈,惡業正在增加,行什麼善呢?至於懺悔,市民都未曾看見有地產財閥懺悔自己傷天害理的。振振有詞,嫌自己賺得少的,或投訴政府不賣力配合其賺錢大計的,埋怨政府未曾極力鎮壓保育人士的,就聽得多。

地產財閥之中,很有一些是信佛信道的,我既是修行人,也趁七月一日之機,向惡道眾生說一下法。昔時梁武帝,一生造寺無數,布施供養僧眾,求教於達摩祖師,祖師說他並無功德,以其心不淨也。

即使是善業之人,修功德,也先要心淨,但求濟人度人,不求福報,不求名號,甚至連濟人度人的色相都要脫去。若是惡業之人,先要止惡,後要懺悔,始可以談布施,談功德。

要在「因」上面用功,不是在「果」上面用功。種善因,才有善果。種的惡因多,即使有些少善業,也是於事無補,來世恐怕也要下地獄。今生結了善緣的,在地獄也可隨地藏菩薩修道。

傷殺性靈,甚於殺生

地產財閥之罪惡,可謂滔天。善業之中,放生最大;惡業之中,殺業最大。殺業之中,以傷殺性靈為最大。將人愚弄驅策,使其過勞工作而不給予合理報酬,又以地產炒賣壓榨其所得,也業務壟斷消滅其謀生門路,使其供少數大僱主集團虐待而不懂得抗爭,再收買高官,杜啞傳媒,蒙蔽學校,摧折正氣,使全城之人如行屍走肉,精神流離失所,比鬼魂中陰身,還要無知無覺,是謂傷殺性靈。殺靈之罪,甚於殺生。

殺業之中,殺未生之罪,為次大。所謂未生,是將來的眾生。將人心敗壞,以樓房為私業之念,破壞鄉郊水土,令這一代人無法接觸自然,令下一代人無法享有水土之利,令諸種生物絕命而無法繁衍,是殺未生之罪。第二個殺未生之罪,是妨礙民主發展。

民主是國家發展與國際和平之基礎,地產財閥盤踞立法會功能組別,不主動撤出,甚至不自制權力而向所有決議投棄權票,就是妨礙香港民主。

香港沒有民主,民意無法伸張,民怨無法宣洩,社會創造力和活力無法提升,遇有動盪,必會暴亂死人。即使局面粗安,社會也暮氣沉沉,猶如地獄之城,也是傷殺性靈。再者,香港不能示範民主,大陸之民主轉型也不會順利,間接也令大陸添了暴亂死人之機會。

古之君子有云:「吾雖不殺伯仁,伯仁由我而死。」雖然功能組別由港英設立,回歸之後由中共保留,但財閥不主動放棄或抵制,也是共謀。日後之動亂災難,死傷無數,這筆賬人民不能算,閻羅王也會算的。以上是悔罪。如果讀者之中有財閥或與彼等相關之人讀到,而絲毫不感到罪疚的,我也無所謂,日後地藏菩薩自會親身說法。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所謂止惡,是惡業無法一下終止,但盡力行善,減少惡業。地產財閥富得漏油,大可放權讓利,毋須絲毫盡取。

樓房買賣可以實價實惠,商舖租賃不必苛刻,壓榨租戶,商場更不應與名下生意聯營壟斷,以非業務競爭的方法來趕絕同行。商場不宜過分規管監視,令人失去生趣。凡此惡業,不一一述之,免得諸位生惡心。

財閥如不懺悔,也不止惡,卻要立心要捐獻,也有一項目,適合他們大破慳囊,作其「地獄式捐獻」的,就是在全港十八區興建地藏菩薩寺,或者興建一座宏偉莊嚴的地藏殿也可以。

捐款布施,要對機,既然香港已被地產財閥弄得如人間地獄,捐醫院、辦教育,教創業都不對題,建地藏寺最實際。結下善緣,既是利人,也是利己。

香港人的生活在地產商掌握之內,連鐵路公司都是地產商。地產財閥營生眾多,又愛聯營業務,就剩下棺材店和殯儀館不敢沾手。興建地藏寺,順便經營公益性質的骨灰龕,香港人就由生到死都在地產商手裏,就功德圓滿了。

文化評論人

Tagged with:

凶宅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十月 2, 2009

陳雲

《史記.卷四.周本紀》云:「成王使召公卜居,居九鼎焉。」天子立太廟安置九鼎,固然要囑咐重臣,物色大吉大利之地,即使庶民,開村、立墳、建屋, 都要問陰陽先生,卜其吉凶休咎。居室吉利,自身安康,亦惠及子女。往昔孟母三遷,都是善擇其鄰,使子女有所榜樣,教育成材。居所位於陰寒、悶熱、嘈吵、污 濁、衝煞等不吉之地,非但禍及自身安危,也波及子女,形成畏懼、孤僻、乖戾等壞性情,甚至患上慢性病或精神病。

吉屋招租

香 港早期的大族,都於吉利之高地開村,水土優美,前後護衞,只是後來人口稠密,政府移山填海,配以現代建築、交通運輸及植樹綠化,改造環境,市民也不計較在 往昔不宜人居之亂葬崗、垃圾崗、爛泥灣、石灘、禿山、漁塘、沼澤、沙洲、堆填區等地棲身,甚至甘願被樓盤之美名或歐洲貴族生活之廣告欺騙,付出終生積蓄買 屋。

舊時業主有租客遷出,或家中有房招租,貼街招都寫「吉屋招租」。粵語之「空」字與「凶」字同音,吉車、吉位等避忌語,至今依然流行。吉 屋招租,與「渠王免棚」一樣,都是香港街頭妙語。前者易明,粵語片《吉屋招租》(一九七一年)即以前者為名;後者費解,暫時無人以此命名電影。舊時吸煙者 多,煙商為了推銷,便以煙盒換禮物,電視廣告都稱「吉盒」、「吉包」,以免煙民來換領之時,胡言亂語,壞了意頭。空盒有何聯想,不問可知矣。

唐 人張鷟《朝野僉載.卷六》載:「其宅中無人居。問人云,此是公主凶宅,人不敢居。」頻頻鬧鬼或屢出命案之地,妖氣、煞氣所致也,舊時一般捐贈予僧道使用, 或任由荒廢。方外之人,四大皆空,自然不怕邪祟。台灣之心道法師,年輕時甚至在墳場修煉禪坐,以增定力,順便救度冤魂。所謂「塚間頭陀苦行」,險中求道, 以群魔為法侶,惟大悲大願者可以為之。尋常之人,雖然說「要快發,鬥三煞」,都不敢在凶惡之地居住或營業也。古時僧人在山上結茅廬獨自修行,多學楞嚴咒, 以驅走妖魔;也有弟子恃才傲物,不學此佛門降魔大咒的,第二日就跑下山找師父救命了。

兒時山村有舉家在日本佔領年代餓死者,整房人死絕了, 一排磚屋成了「絕房屋」,俗稱鬼屋,即使樑木穩固,都是任由毀爛,偶爾堆些柴草,兒童不怕鬼者,便入內玩耍,男女挾弄,鬼混一番。鄉村鄰里熟悉,屋內有人 死於非命而鬧鬼,一般都不會出租,更難以出售,否則租客或買家事後得知,率眾上門問罪,業主不但退款道歉,還要請道士驅邪作福也。此等村例,所謂良風善 俗,今日俱往矣。

鄰舍如陌路

上 世紀九十年代之後,香港生活壓力加大,生意風險暴增,尤其中港婚姻不如意者,動輒跳樓燒炭輕生,甚至家人互相斬殺,不論公屋私宅,都容易有人橫死。此際土 地樓房有價,炒賣頻仍,業權輪番轉換,鄰里如同陌路,貨銀兩訖之後,舊業主「過了海便是神仙」,新業主只好各安天命,待價而沽焉。以前中介樓房之經紀,都 是單幫獨做,顧及聲譽交誼,「交吉」之前,都會打聽清楚,將住宅之前事告知,誰人住了發財高昇,誰人住了患病身故,都左右交易價錢。如今樓房買賣多由地產 中介集團包辦,經紀面目模糊,人鬼莫辨,租客或買家只好自求多福。幸好互聯網面世,好事者搜集新聞,製作「凶宅網」,住宅有自殺、凶殺、橫死而又見報者, 都難逃記錄在案,供人按圖索驥。

便宜莫貪

本 年三月,報載,元朗某村之屋苑十多年前由一台灣法師租住,法師為人打齋作法為生,一九九六年冬日於浴室洗澡,失足倒地,失救死亡。該室荒廢八年,二○○四 年始以四十萬元連天台賤售予一夫婦,夫婦五年後生意失敗,竟在居所雙雙燒炭自殺身亡。留意此則新聞,乃因年前我探訪過該村之佛教禪修營,見路口有祖墳,山 邊盡是墳地,山頂則有連綿之巨型輸電站,三煞地也。往日該處應是農田及果園,根本不宜建屋居住。據稱,命案過後,該單位減租,旋即租出,變成「迷你倉」之 流行生意焉。是故將家中雜物放置迷你倉者,也須到場勘察,宜在正經之工廠大廈、商業大廈之類,不可在單間之閑屋,否則心愛物品與鬼為伍,沾染邪氣,日後帶 鬼返家,大吉利市也。

凶宅無疑價錢便宜,可以節省家計,然而家有孕婦、慢性病人、精神抑鬱、服用精神科藥物、酗酒、八歲以下小孩及老人者, 都不宜入住,以免邪氣侵犯。精進修行之僧道、陽氣沖天之武者、不信鬼神之警官等,入住則一般相安無事。萬一入住凶屋,又無法搬走,可請法師驅邪淨化。道士 則燒化驅邪鎮煞符,符灰混入柏葉、黃皮葉、碌柚葉三種香葉煮成之水內,全屋灑淨即可。僧人則念誦往生咒,然後以香葉灑咒水。一般入伙,如要安心,也要依照 俗例,以香燭祭品拜五方五土,燒化地契神符,安奉鎮宅土地。家居布置明淨,不放賭具、占卜、籤筒、筊杯等物,空置之罐罈等物要封好或送人,意頭不吉利之畫 報、塑像、玩偶等,也須避忌。至於入住凶宅之後,無故大發,此乃五鬼運財,務須小心,宜將錢財布施濟貧,散去不義之財,為妖魅做功德,否則日後來索報酬, 要以身命償還矣。

十五年前,家貧,以租金便宜,入住沙田鬧市一小室,發現壁內儲藏暗格遺留甚多石灣陶塑神像,達摩、鍾馗、八仙、和合二仙、 樂舞仙女等,摩挲把玩之際,妻忽有所感,於是盡棄於後巷,為清潔婆子撿走。其後家具電器不斷毀爛,妻子工作屢遭排擠,終至辭職。如是四年,浴室滲漏,廳中 地板受潮而曲反。兒時居於陋室,能忍則忍,於是到屋邨買來「漆皮」鋪地,此物乃膠皮所製,艇家鋪船倉之用,妻來自艇家,故知此物。宵夜坐廳看書,忽見面前 玻璃窗鏡映照一女子裸形,於身後微笑而過。回顧妻子,熟睡在床,知是妖魅現形,於是急謀遷居。未幾,妻子罹患癌症。鄰居少女得悉,告知先前此室由台灣商人 租住,患癌之後,回鄉治病。此事令我悔恨不已,道人雖有金剛之身,但妻少則無也,為保護家人,仍須擇吉地而居。

居仁行義 百無禁忌

無 線電訊流行之後,如今鬧市頗多隱蔽之樓房,滿布流動電話或無線寬頻之發射器材,租屋或買樓也須周圍在街上察看,鄰近有否天線突出,否則居住於電波頻密之 處,妨礙頭腦,易招妖邪。至於鄰居有貨倉、食物工場或迷你倉,晚間無人居住者,即使不招惹陰靈,也是招惹蟲蟻、搶劫或火災之處,避之則吉。

宅 心仁厚,自有浩然正氣,鬼神敬重。《孟子·離婁上》:「仁,人之安宅也;義,人之正路也。曠安宅而居,捨正路而不由,哀哉!」風水先生常說,吉人住吉地, 剛正之人,有龍天護衞,即使不慎入住凶宅,也是安然無事,逢凶化吉。年前,飲宴之間,道友談狐說鬼,茅山祖師曾憲真訓示﹕「修道者百無禁忌,要見神,不要 見鬼。」他一意修心,家中連神壇都不設的。萬事不離因果業報,仁者應修養心田,自然事事無礙,百無禁忌,至於卜居,趨吉避凶,盡人事而已,強求無益也。

靈異檔案.二十一

Tagged with:

辟邪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九月 24, 2009

陳雲

少 時山村之歲月,人鬼神三界混居,兒童口耳相傳,懂得不少辟邪之法。都只是些民間小術,並非正道。「見了鬼,怎樣好?」兒童相聚,偶有此問,有說穿紅衣、揮 紅布可退之;舞刀劍可退之;潑屎尿可退之;有黑狗仔在家也可呼來退之;甚至男子女子也可脫褲退之。兒童從大人得聞,鬼魂畏懼男子陽物,也畏懼女子之污穢 也。是故男女交歡,可退百邪;孕婦產子,天地污血,更是神仙陣法也可破除。民間演義《楊家將》、亞洲電視片集《穆桂英大破天門陣》(一九九七)有述穆桂英 以胎氣破敵陣之事。六、七歲時,電視機入村,看粵語長片,教的「平生不作虧心事,夜半敲門也不驚」,長大之後,知道這只在政治清平、鬼界安寧的時代方可。 到了昏亂之世,善人也有幫會、警察、保甲長之類來滋擾的,惡鬼更是專門欺負善人,甚至利用善心來擺弄人。是故佛教講求慈悲與智慧並重,所謂悲智雙運,方不 至於落入愚鈍或妖智,得不到般若空性之圓滿。

鏡的疑惑

兒 時看的《如來神掌》電影系列,頗為「火雲邪神」古漢魂的外號迷惑。既是神,豈有邪?農曆七月多事,才自道壇得知,太歲、白虎、玄壇、天狗、弔客、華蓋等神 甚為小氣,無故招惹,便好作弄人,道友稱之為邪神,燒衣化寶送走即可。道友告知,紅色略可退邪,卻容易刺激生人情緒,也惹怒陰靈,家中要安寧,應避忌紅色 之物,然而有些家具店的掃把水桶等物卻只有紅色的,現代連鎖集團之商家不識民間風俗也。唾液可驅除小鬼,但隨便在路邊或廟邊唾吐,惹怒魔力強大之精怪,則 招致禍患。

另 一疑惑,則是故老相傳,鏡可以辟邪,八卦也可辟邪,有了西洋的玻璃鏡之後,匠人在八卦的中心鑲玻璃,製造八卦鏡,威力好像更大。然而後來從另一茅山道友得 知,家中不可有閑餘之鏡,暗處、轉角位更加不可誤信設計師胡言,謂要增加室內空間感而鑲鏡,否則妖魅容易自鏡中出入,閑置而少開之電視機,其鏡面反光者亦 然。居室外邊見反光之物,引光入戶者,也須留神。鏡對正大門,更可引鬼入屋,自招禍患。

舊時道教法器有「照妖鏡」,佛教有大圓鏡智,妖怪並無真身可照,見了明鏡,慌忙而逃,無所遁形;如今卻成了異度空間的入口或介面了。莫非科技泛濫,過猶不及,中國單面反光之銅鏡變了西洋玻璃鏡之後,反射、折射現象明顯,致生多重影像之幻覺,壓煞的法力消失,反而招惹陰靈?

鏡 辟邪之說,聞於隋人王度《古鏡記》,最早見於東晉葛洪《抱朴子.登涉篇》,書云﹕「又萬物之老者,其精悉能假託人形,以眩惑人目,而常試人,唯不能於鏡中 易其真形耳。是以古之入山道士,皆以明鏡徑九寸以上者,懸於背後,則老魅不敢接近。或有來試人者,則當顧視鏡中,其是仙人及山中好神者,顧鏡中,故如人 形,若是鳥獸邪魅,則其形貌皆見鏡中矣;又老魅若來,其去必卻行,行可轉鏡對之,其後而視之,若是老魅必無踵也,其有踵者則山神也。」篇中說了精怪因無真 影而怕照鏡,倒頭行及無腳跟之說。童年聽聞之鬼怪無真影,怕照鏡及照日光,鬼行路腳跟不掂地(不觸地),「人衰行路打倒褪」之語,都是古來風俗。如今偶然 見公園有人早上練功而不得其法,竟在路上倒行,如晨早流流見鬼,大吉利市也。

另 一辟邪寶物為劍,鏡、劍乃古時道士隨身法器,明朝李時珍《本草綱目.卷八》云﹕「鏡乃金水之精,內明外暗,古鏡如古劍,若有神明,故能辟邪魅忤惡,凡人家 宜懸大鏡,可辟邪魅。」晉朝陶淵明《搜神後記.卷九》曰淮南人陳氏,在田中種豆,見兩美女,下雨而衣不濕,用鏡一照是鹿,就殺了製成肉脯。然而,清人袁枚 《子不語.卷十四》記一書生被惡鬼附身,用鏡照了也無效,書生依然病歿,冤鬼不怕鏡也。

至 於劍,殺氣不如刀,略有溫文之氣。古之士人,出行配劍,床頭掛劍以辟邪。一九八二年,我北上旅遊,在杭州買了龍泉劍,家父也將之掛於蚊帳之外辟邪。舊時婦 女煎藥,將藥湯自砂煲(客家人叫「葫蘆」)注入瓦碗,擱涼待飲,也在碗上放刀剪之類的利器,以防妖魅搗亂。遊學德國之時,知悉北歐也有此風俗。

各師各法

辟邪是道教術語,驅除邪惡之意,佛教叫除障,魔鬼之類來犯,乃前世業障招致,是故驅魔曰除障也。舊時山居之人,特重辟邪或避忌,即使不刻意為之,門前也種桃花之類的辟邪樹,不種惹鬼之柳樹、蕉樹或流出汁液之木瓜樹。

辟 邪之物,古今中外不同。中國古代則以兵器、神獸、金、玉等為辟邪物,民間引申之桃木劍、菖蒲(其葉如劍)、劍蘭,都取兵器之象。佛道之法器,頗多仍以青銅 製作,維繫先秦以青銅製兵器之傳統。銅鏡在古代行軍有時也是以光眩目之兵器。虎牙、野豬牙也可辟邪,威猛之故也。古錢據說也可辟邪,財可通神乎? 玳瑁乃海龜之精血凝固而成,辟邪妙品。至於傳說之中的黑狗血、公雞血等,則只是個別茅山道派所用,可破法力高強之妖魔,甚至降頭(南洋之巫蠱)。黑狗血須 取自純黑毛而未曾交配之幼犬,以其陽精旺盛也。若乎臨危而不得黑狗血或公雞血,道士可咬破中指之頭,取血寫符。當然,平日道士要持齋寡慾,以保精血之陽 氣。中指乃陽氣所聚,俗傳中邪者可夾其中指而逼令妖邪現形,或以紅線、紅箸(紅筷子)或指頭夾其中指。

神 佛圖象也可辟邪,道教有呂祖、鍾馗等可治鬼,佛教之顯宗則以觀世音、地藏王等,密宗則以蓮花生大士、大黑天護法本尊等。念經誦咒之後的護身符、法繩、咒 輪、念珠、咒曼、哈達等,都可鎮宅護身。民間曆書《通書》、《通勝》)內有天師符等。舊時農家睡夢遇鬼,則懸通書於蚊帳之鈎,以辟邪祟。佛門之《金剛經》 更有威力,徐克導演之《倩女幽魂》(一九八七)結尾,寧采臣(張國榮飾)以梵文《金剛經》壓殺魔王。

西 洋基督教則以十字架、聖經、聖母像之類辟邪鎮煞,歐洲民間農戶之本土風俗,有以懸掛刀劍、大蒜或掃帚驅邪者。最常用之辟邪法為曬日光、去陰濕。衣裳被褥常 曝曬可去病邪,居室或辦公室也應常拉起窗簾,透入陽光。居室不可有嚴重之水濕或滲漏,外出旅遊如見房間有濕漏,尤其是床邊地毯濕濡,應馬上退房更換,寧願 睡酒店大堂也不可貿然入住,一心要撞鬼者除外。房間之櫃桶,無故放置佛經或聖經者(例如只有某幾間房有放經書),也須防範。泰國巫蠱流行,易聚邪靈,旅遊 也須小心,不知名、無僧侶之小廟勿入。

陽剛正氣

辟 邪之說,應始於正法、正信,以正念驅除心魔,不應因恐懼邪鬼而為之。《黃帝內經》曰:「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雖說是體內正氣,也符合「邪不能勝正」之佛 道教義。浩然之氣,至大至剛,心存剛正,不為名聞利養、酒色財氣所動,不修道之凡人也能辟邪。修法之人,假若存心不正,被妖魔識破其心內虛怯,立時無晒 符,鈴鈴喳喳都掉埋也。

靈異檔案‧二十

Tagged with: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九月 19, 2009

人秧
陳雲

少年時代,頗為某種招魂巫術所困惑,接「人秧」之術是也。秧是客家音,讀yong第六聲,有時寫作「人養」。此事元朗山村也聽過,但不及東莞鄉里春光叔講的詳細。夏夜悶熱難眠,鄉里來訪及留宿,一家人在庭院閑話,遙看外面星空燦爛,一二螢火蟲飛過,不由得人不信。
土族巫術

春光叔說,年輕人或孩童病危,精魂仍在,晚上若看見一團白光飄蕩,那就是「人秧」,可用竹竿將之迎下,再用毛巾或衣裳包裹,不使之落地,帶返家中,病人即可復命。此事大概本於秦漢時期、佛教入華之前的本土魂魄觀念,即是相信人有三魂七魄,道教《雲笈七籤》說的「三魂歸於天,七魄歸於地」,源於《禮記》「魂氣歸於天,形魄歸於地」之說。道教依照先天八卦方位中的火與水而作三(火)與七(水)之數字附會而已。火(魂)主上升,水(魄)主解散。因此民間受此說影響,也認為人死七日之後魂魄始散,不可復生。七日之後亡者回魂,向家人辭別。

往昔村中小孩無端發燒或得急病,夜夢難醒,囈語不止,除了請醫生開藥服食之外,也相信是魂受了惡鬼驚嚇或誘迫而離開軀體。離開軀體之魂,在外界飄蕩,稱為人秧,閃光微弱,日間難見,夜晚現身,團團如絨球,或拖曳如長羽,其光黃綠,其性近水,多從池塘邊竹樹深處飄起,劃過夜空,又聚到另一處竹叢之中。是故夜晚勿近水邊,以免驚擾游魂或鬼魂而惹禍。
路口喊驚

心地善良之婦人見到人秧,如要積德行善,可向之大聲呼喊數次,其詞曰:「好轉囉!好轉囉!」客家話「轉」是返回之意,即是叫游魂返回家中,復歸本身。有時即是不在外邊迎回人秧,主家也會請巫婆或仙姑來為病者「喊驚」,人秧自會認路歸來。長大之後,遍查道教典籍及風俗誌,都不見此風俗記載。思想應是南方土族信仰。客家人在東晉南遷之後,居住於南蠻之山區,漢人魂魄之說夾雜當地土族信仰而產生此事,屬於混合風俗,甚至是風俗創新。

以前追隨法國人類學家李穆安(Jacques Lemoine),知悉在苗、瑤(猺)、黎、畬、僮(獞)、僚(獠)諸族之中,無「接人秧」之信仰,恐怕是南方諸土族在宋元期間信仰道教之後,其古俗反而轉了帳,在客家族群之中流傳。土族方言,往往有音而無字,是故「秧」字乃漢族之外的土話,其意略近漢字的「魂」。此文用禾秧之「秧」字表之,取秧字的種子、生長之意,猶如人之魂。以前我曾用「養」字表之,雖然同音,如今再思,其意不合。內地有風俗網誌寫為「人殃」,其義猶如「人禍」,不通。

由於村中無人試過接人秧,對於魂魄之說,只有「喊驚」的巫術可以應驗。喊驚可以找巫婆或仙姑,然而村裏的婦人都懂得此術,不假外求。遇上兒童在路上受了妖邪或怪事驚嚇,如碰見喪葬哭鬧、目睹車禍等,兒童回家面青唇白,說話不靈,客家話叫「發驚狂」(「發」字念如bott),母親便可拿兒童的汗衫等日常衣服在大路口繞幾個圈,使魂認得衣服氣味而跟隨衣服返家。然後將衣服在沸水來回燙,再加入冷水,調溫水給兒童洗澡,一邊用母親穿過的衣服蘸水給兒童擦身,重複喊孩子的名字,念「唔狂唔驚,童人仔返來就本身……」的口訣。喊驚一般在孩童受驚之地施法,若原因不明,則會就近在家門口或附近巷口,或小孩最常玩耍之地。
魂兮歸來

童人是來自「童」的觀念,「童」字也是南亞土族之土語,乃靈魂上身的狀態,漢族學了此字,借用作魂魄。「童人仔」是土語及漢語的夾雜複合詞,兒童之魂魄也。喊驚巫術,小時候母親也為我做過,當時我在外面受驚(原因記不得了),回家之後發高燒,受術之後,徹夜發燒。夢見屋變大,人可以在裏面亂飛,最後穿空而出,到稻田和竹林亂闖。身體好像壓扁了般痛苦,一遊就是幾個小時,醒來一身大汗,病便好了。後來聽人類學老師講述容格(Carl Jung)的釋夢術,認為是兒童出世之時,經歷子宮頸所受的痛苦,銘刻心中,是故兒童發燒做夢,常有腦部壓扁之感。

廣東說的喊驚,是漢族的古老巫術,古籍稱為「招魂」,其術見於《楚辭.招魂》。東漢王逸《楚辭章句》判斷乃宋玉為屈原招魂之詞,後世深信不疑,直至明代學者黃文煥反駁此說,在《楚辭聽直.聽二招》中,提出《招魂》乃屈原自招其魂,古人一向有自招其魂之術,不必一定是為亡人招魂的。《招魂》記載楚人為生人招魂之古風,其中描述的招魂術,文白對照如下:

魂兮歸來,(魂啊歸來,)

入修門些。(進入郢都的修門啊。)

工祝招君,(太祝之官來招君王,)

背行先些。(翻過背走路先行啊。)

秦篝齊縷,(秦制竹籠、齊產絲線,)

鄭棉絡些。(鄭人縫結衣服囉。)

招具該備,(這些招魂的道具齊備,)

永嘯呼些。(長聲吹哨大聲呼囉。)

魂兮歸來,(魂啊歸來,)

返故鄉些。(回到故鄉囉。)

據鄉里傳聞,惠州客家人的喊驚術與《楚辭》之招魂術相類。例如用筲箕替代竹簍,用麻絲束紮「絲茅」懸於門上辟邪。此術必須使用病人穿過的衣服,而且是「削竿掛衣」,即是削尖竹竿插在地上或屋瓦之上,猶如《禮記》說的「以其上服升屋」。省事的可以掛於屋簷或放入筲箕,或有神婆手持作法。明代田汝成《炎徼紀聞》卷四記嶺南之獞人風俗:「半年而後歸,夫家人遠出,而歸者止於三十里外,家遣巫提竹籃迓之,脫歸人貼身衣貯之籃,以前導還家。言為行人收魂歸也。」這也是生人自招其魂的風俗遺留。人類學家認為,派遣知識豐富的神巫迎接歸人之習俗,有防疫之功。神巫在三十里外迎接,順便觀察遠方歸人帶病與否,如親人帶病,則治療之後始歸也。
舊衣禁忌

由於舊衣服沾染靈氣,往昔只有親族之間才會互相借贈舊衣服,一般在親兄弟姐妹之間,絕少施予外人。有時即使是窮人,也寧願購買新衣送贈貧民,也不會送人舊衣。招魂喊驚之術,乃昔日兒童夭折頻仍而母親無計可施之時的風俗,可安慰兒童及母親之心理,總有些事情可做。危機當前,不至於一籌莫展。如今香港的兒童大都可以健康成長,喊驚風俗乃成陳年舊迹。風俗信仰淡化之後,加上環保思想,近年才興起捐贈舊衣濟貧之舉。醫療進步,物質豐盛,有時捐贈的衣服,連招牌也未脫下,根本是新衣,絲毫不沾靈氣,只是沾染物欲與貪念而已。

靈異檔案‧十九

Tagged with: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九月 10, 2009

見鬼 陳雲

鬼影幢幢,魔由心生。世間人鬼雜處,神魔莫辨,尤其是農曆七月,鬼神更是絡繹於途,令人眼花繚亂。然則,魔由心生,亦由心滅,心田清淨,自可明鏡高懸,去除恐怖。人生首次自解魔魅,是旅居德國之時。一九九○年十二月,開學二個月,在德國哥廷根大學森林郊外住宿,雪夜苦讀,頗是寂寥。大雪阻路,不便外出訪友,郊外之居所乃房屋公司興建予單身學生及工人居住之平房,新近遷入,並無結識朋友。深夜偶有德國女鄰居敲門盛裝闖入,借用牛油,用以煎牛排,見她身有酒氣,閒談幾句即送出門外,以免煩擾。數日之後,不時自言自語,以德文講解讀書心得,鍛煉語言,然而聖誕前後,察覺自己開始自談心事,而且思疑房間另有鬼魂居住,不時左顧右盼,暗生恐懼。
「見鬼勿O嘴」

久之,心悸失眠,自省是內心寂寞而欲另造出一談話對象,形成白日見鬼之兆,俗語「懷疑心生暗鬼」也。於是深夜女鄰居再訪,便不擋格,由得她留下,把酒談心。她是南部鄉下人,骨格強橫,說離鄉北上求學之後,因口音濃重而略遭北人排擠,在深夜飲酒,又以牛油煎食牛排,也是寂寞所致,自嘲日久必成胖女,搵鬼要也。我北上之前,在佛萊堡的哥德學院學德文,當中也有原籍慕尼黑的老師堅持以南德口音講授,當地電台也以南音廣播。我向她示範了南德口音,她聽了哈哈大笑。她說在深夜穿套裝衣裙及化妝來訪,原是尊重中國禮儀。我當日還以為她在深夜仍未卸下化妝及換上便服,是通宵玩樂歸來,因未盡興而借故闖入鄰室搞鬼。一旦蠻性發作,難以制服「大山婆」矣。

疑神疑鬼,自己嚇自己才是可怕;平心見鬼,倒是尋常,連O嘴也不必。二○○六年冬日,在友人離島家中,聽趙國森老師之佛學講座錄音入神,忽然見客廳虛空之中,有一中年漢之身影浮沉。此人只餘上半身,滿臉愁容。佛法廣化六度眾生,講經有鬼魂來赴會,也不驚訝。錄音講到「緣起性空」一節,中年漢子熱淚盈眶,頃刻化去,不見蹤影。我當時自忖,佛法連鬼魂都有感應,聽後輪迴往生,不願作游魂飄蕩,自己生為人身,得聞正法,卻懶於修煉,真是慚愧萬分。

友人初遷入小島寄寓,貪圖小屋位於出海之淡水溪邊,山河海景俱備,久住閑逛,始知對面密林之間,全是野墳,難怪租金廉宜。遷入之後,夜夢常有鬼魂侵擾,即使在屋外掛了西藏風馬佛旗,在床頭放置菩薩佛像、教主照片,也難得安寧,床頭懸掛威猛法器之後則稍息。於是便想用煙供之法,超度冤魂,所謂前世糾纏之冤親債主,使之得聞佛法,並領取供品,輪迴去也。她嘗試幾次用香枝、乾柏葉、藏香、草藥等點火,都燒不旺,誦經之後,放上砂糖、麵粉、酥酪、牛奶等物,更是燒不見灰,障礙太多也。一日我到訪,剛好是農曆十五,也是藏曆的吉日,傍晚六時在溪邊一同做煙供,只見火光紅紅,誦經之後,放入供品猛火焚燒,此時月光自東山初升,墳場山上群鳥噪鳴,飛來數隻不知名的大嘴鳥,雙翼張開如史前的翼龍,落在溪邊的樹椏之上。溪流連接海灣,有數十條大魚游來,令小溪擁擠,當中有幾條是鰻魚。以前也曾在北角對上的山崖做煙供,幾次見到大蛇來領受。密宗師兄說,山精妖怪並無真身,只能假託魚、鳥、獸、飛蟲等來領取供品。以陣容之鼎盛,可見小島有不少冤魂精怪聚集,難怪人丁不旺。
三教驅邪

儒家於鬼神並無法術,積極而言是「祭如在」,消極而言是「敬鬼神而遠之」,都是一個「敬」字。治鬼之術,民間只能求諸巫教、道教及佛教。巫教如問米、扶乩等,是以通靈之法,探測陰魂或邪神侵擾陽人,究竟要索取何物,如不太過分,便由巫師出頭談判,用象徵性質之冥錢、衣紙等燒化,並與之立約,謂領取之後要速速遠離,不再逗留,否則再用神靈懲戒。猶如民間面對惡霸或酷吏敲詐勒索,只能派代表與之談判代價,獻上財帛等物,賄賂買怕,雖說有辦法,也是無可奈何了。

民間巫教驅邪如賄賂,正統道教之驅邪,則有如擁有兵馬之舊時莊園。探測鬼魂或邪神何以侵擾陽間,需索何物,以其性情善惡而定,善者可以燒衣化寶而退卻之,惡者則燒符念咒,驅使天兵天將擒拿。若道士在場,則引出鬼魂,請先師降壇扶持,道士以符咒、法器或五雷掌等方法鎮壓,並在房屋周圍用符結界,防止其他陰靈侵入。佛教則如教師,循循善誘,如事主信佛,先將事主重新皈依,收入教中保護,再念經或咒語,使陰靈感染佛法之慈悲而覺悟,重投輪迴,二不傷害。遇上惡靈或前世之冤仇,則勸使寬恕及解恨,佛教有專門之解冤經咒應付。若真的冥頑不靈,始呼叫觀音菩薩或其他佛菩薩救助。密宗則以蓮花生大士(蓮師)之經咒應付。蓮師當年自印度入西藏弘揚佛法,途中遭遇不少當地之山神惡妖阻難,都能一一克服也。
持戒自保

古德有云,魔由心生,貪、嗔、癡之三毒攻心,邪靈本無真身,要依託人身而施法,假託幻覺,上身或入屋滋擾。如人貪念太重,魔鬼得知,即幻化形象誘使中計。嗔為憤怒,「一念嗔心起,百萬障門開」,人因不明事理或過分自傲而經常發怒,魔鬼即幻化形象,說可以幫忙復仇,誘使人行兇作惡,殺人放火之類。癡是過分執迷一己之心念,要他人順從,魔鬼即誘使人放棄自身,使魔鬼入其身軀,借助人身而行魔法,使該人以為自己有能力控制他人跟從自己,久之入了魔道,無法自拔。三毒之中,以癡最難應付,驅走魔鬼容易,但人自己入了魔,除了覺悟而自救之外,他人難以救助也。

保護自身免受陰靈滋擾,毋須學降魔大法,淨心持戒即可。於佛弟子而言,不論是在家居士之五戒或出家人之菩薩戒,都能以戒護身。「戒」之梵文發音為cila,漢音譯為「尸羅」,有行為、習慣、性格等義。廣義來說,善、惡習慣皆可稱為戒,好習慣稱「善戒」或「善律儀」,壞習慣稱「惡戒」或「惡律儀」。「受戒」是經師父主持儀式,受戒者發誓追隨(如漢傳佛教之「四宏誓」),以示信願之力。授戒之儀式過後,即使事過境遷,仍有心力防惡止非,是為「戒體」。惡念浮現,或引誘當前,戒體即可覺察而自我警惕,免遭禍殃。如此,即可免除魔劫,增長智慧,連雷曼債券之類的投資魔法也可識破,避免中招也。

靈異檔案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