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十二月 10, 2009

其實早就想弄個模擬組合, 但不是為了測試下自己的眼光, 而是來年運氣. 橫豎, 如果進取型, 都是靠運氣, 如果是保守型, 大家都知應該買那幾隻股票. 既然是模擬, 大約七成做短炒, 三成做長.

畢竟只不過是模擬組合, 和實戰相比差很遠, 真金白銀落注的一刻, 心理就會不停影響投資決定. 而模擬組合, 就像打機, 輸了又何幹. 不過既然剛考完一個金融試, 又剛開始的這份工, 做多了research工作, 心血來潮也想弄fund仔玩玩. 其實在google docs 起了個spreadsheet, 但未得閒揀投資組合, 希望今個星期日可以在放在這裏, 以佐證來年的運氣指數.

錢志健那本書, 對沖心道, 介紹了很多行內知識, 當然對一般人來說其實沒有甚麼用, 好像解釋甚麼是ALGO, VWAP, Block trade, 也不過是一堆冷知識, 會考慮到這些因素的人, 卻已不算一般人了, 但這類人到最後又通常賺得不夠一般人多.

最好看還是那些金融圈內的軼聞, 而他專欄內的故仔, 亦很有心靈雞湯的味道.

—————————

對沖基金不易為

錢志健

我自2006年年中開始在《信報》寫的模擬組合【表】,主要是全世界也有生意做的大藍籌公司,以及三隻ETFs;在模擬組合的世界,我希望讀者可以在這些Large Cap股票中,尋找進行長倉或短倉的理據,而不是只靠做炒季度業績的「小動作」。

在次按危機開始變得受人關注的時候(即2007年第二季),短倉的操作,最少可用在二間公司內:

一、有財務借貸的電單車品牌Harley Davidson,供款壞賬,停供開始大增,股票由2007年年底最高位74.93美元,跌至2009年3月頭最低的8.33美元。

二、大企業不斷解僱員工,以做Direct Sales模式起家的電腦公司Dell,也由2007年第四季季末的「高位」,一直被拋售至2009年3月新低8.53美元,Dell的客戶由大企業至個人用家也有,極多元化,但企業過去二年是收縮期,是一隻可放作「dedicated short」考慮行列的股份之一。

破產最佳方法

在「長短均可」的操作領域,投資靈活性大增,我也毋須「死守」做「長倉」。對「潛在」的日曆年正回報,便是所有操盤人渴望追求的東西。

上周和一位只做恒指期指的Ian及一位只炒窩輪的仁兄Jack碰頭。我想了解到他們一整年的努力,是否有所「斬獲」。

個案一:期指老手Ian的懺悔獨白

「我In and Out一整年,做這『東西』七年,我已身心疲累。杜拜『神話』破滅,那個周五下跌至1000點時,被迫要斬倉。七年沒有打工,身家和七年前差不多。」

我的分析如下。Ian在人生「高峰期」選擇全職炒期指,現在已三十七歲,未婚。假設有期貨行可以給Ian十倍槓桿,如果他手頭持有十張單(合約)做長,1000點的大跌市當天,他已蝕了50萬元。還記得我在二周前所說的Cut loss rule嗎?

(1)任何情況下,也沒有可能集中在只有一類別的asset class;

(2)Ian的止蝕盤,是在Intra-day中有2%時(即輸2萬元時)必須離場,把所有投資部位close out(最後輸50萬元)。

(3)絕大部分的專業投資者,只會用衍生工具作對沖,並不會作單邊大賭的(我所講的Delta Hedge)。

我和你說,當交易資本跌到只有一半的時候,很多時整個組合已「玩完」!十倍槓桿的Single Product,單邊大期指,是破產最佳方法!

個案二:全職輪手Jack。

Jack 今年四十五歲。五年前離開IFA行業,專心炒輪。我聽Jack說,最高峰是50萬元資本,漲至2007年年底的400多萬元。一個五年在家中炒輪的全職人士,資金像坐過山車般,時上時落,一步一驚心。Jack變了全職「輪手」之後,婚姻一直不如意;當孩子在2008年9月進入小三,中文老師叫他小孩寫一篇文章〈我的爸爸〉,小孩子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父親的「工作」時,Jack毅然停止所有炒賣活動。

以下是窩輪Jack的懺悔經:「2007年年底由四球港幣一路下滑,心裏已不好受。今年年初樓市還未大升,我用剩下來的100萬元,在大嶼山梅窩碼頭附近買了二個單位,每個百多萬元,即40%的down payment,做十五年期按揭。我太太在銀行做文職,算是穩定工作。我也感激在這五年內,太太沒有因我沉迷炒輪而離開我,我租出去的『蚊型』五百方呎單位,只租4000元,但已是positive cash flow(正現金流)。Ed,每個人也渴求有一個Second Chance,我相信上天現在給我一個第二次機會!」

再深入探討,Jack所指的Second Chance是指:①他和太太重修舊好;②自己遠離市場後健康好轉;③他有多一些時間教小孩讀書。Jack未進入IFA行業前,是電工學徒,做三行,800元一工(工作天),做足二十天便每月賺16000元,再加8000元的租屋收入(二間梅窩房子),收入一般。

梅窩的意義

Jack 為何選擇在大嶼山梅窩作物業投資?我也摸不着頭腦。他對我說:「Ed,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窩輪市場可以真正賺錢的,我相信除了發行商外,九成以上人賠錢、賠健康、賠家庭。我剩下來的100萬元,用來購入梅窩碼頭附近二個小房子,是有意思的。『梅』和『霉』,發音一樣。因玩窩輪及賭性大,我『霉』了多年。我兒子明理多一點後,可以和他說我從『倒霉』多年,上天給了我一個Second Chance,再給我一個安樂窩,這就是梅窩。」

Jack還對我說:「現在的感覺很好,做電工是正當職業,我現在是一名快樂的低收入人士,我給了我這個家一個交代。」

今天話題的二位人物,沒有像我台北的朋友老陳,未到四十歲已在市場賺到三十球美元,轉行做溫泉飯店的成功個案。人生起伏,變化無常,有高潮,也有低潮。今天介紹的二個個案,全部是現實世界的平凡故事,但像Jack,他「轉行」的決心,是從平凡中帶出不平凡!

最後,我想一談精英「埋班」、潛力無限這話題。雷曼事件十四個月後,在我的顧問領域中,很多被「叮」出局的前投行Prop Desk交易手,或還有數球美元在手的後生仔,除了「等運到」外,也有問及集資的問題。

選擇自行創業,我指的是資產管理行業(自行操作,不是賣產品),很多亞洲操盤人也會選擇香港或新加坡作為基地。由開始申請成立新公司,到了解監管機構的發牌程序,到找到種子資金(Seed Capital),最少也要花上半年時間(最有效率的三至四個月完成程序。)

如果每位投資者也是以美元「球」數計,但集資又未到Critical Mass,雷曼事件後,很多持牌人也只會用Segregated Managed Accounts的形式操作,而不是去「砌」一隻基金出來。何解?舉例說,有Fund Administrator願意接一隻新基金的case,他做的工作,除了是新客戶的KYC(Know Your Client)程序,主要功能是要計算出基金的資產淨值(Net Asset Value)。

Fund Administrator如果是用Fix Rate形式收費,每月最低消費15000美元(非常普遍),那麼,如果在極端例子,Trader X把自己的一球美元作交易資本,那年最少已是-18%(十二個月共18萬美元)!

失敗率近70%

不少創業人士,很久很久也「上」不到去五十球美元。急速資本「膨脹」的資金也是來自基金中的基金(FOFs)。我最成功的操盤人朋友之一老陳(台灣那位高人),資金全部是靠Organic Growth的,即複息增長,但此類「奇人」萬中無一。

創業路永遠是艱難的。全球的對沖基金資產,已由2007年年底的2萬多億美元,「縮水」至現在1萬多億元。能夠有五年運作的,少於三分一,即失敗率高達接近70%,又有多少家資產管理公司有五十年歷史?答案是「極少數」!

還有一點。管理費2%,獎勵費20%,是不容易實行的事情。我認識的「勁人」之一,Ahmet Okumus,在2008年第三季後,所有Okumus Capital的基金已停止運作(Okumus在十年間成了億萬富豪)。

我相信,如果世界沒有極端及不尋常事件發生,2010年上半年會有便多人在「絕對回報」的領域下創業,但這行業不易為!

祝大家平安,下周一見!

Tagged with: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十一月 16, 2009

我都覺得, 買層樓比買堆股票重要. 當然, 以回報來說, 股票遠遠拋離樓, 但有一個自己的安樂窩, 卻又十分重要, 絕對是感性戰勝理性. 不過今時今日, 我輩中人, 如無家蔭, 假設有份穩定工作, 起碼都要五六年才能儲夠首期, 如我般出身已一年有多, 但仍然飄泊不定者, 更是遙遙無期.

 

 

買樓作投資 財富起步點

錢志健

多謝天行聯合話事人Stanley上周的電郵;原來蔡兄數年前已看中新加坡Sentosa Cove一帶的物業,作為其以「磚頭」分散投資風險的目標。

新加坡政府鼓勵當地人置業,上周我說到的HDB(Housing & Development Board)的計劃,就是讓當地人能夠有好質素及可負擔的房屋居住(即Affordable quality homes),這樣社會才可以和諧。

「阿爺」落命令收緊內地借貸市場及打擊樓宇炒風,但香港熱錢湧入好像剛剛才回了一口氣,做了「天價」的干德道奇迹,對香港普羅大眾來說,除了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對未置業的打工一族,甚至對很多人來說,只得一個「知」字。

更嚴重的,是香港社會已進入極不協調的地步,傳媒報道指香港排行「貧富懸殊」排名國際大都會的首位;有豪宅瘋癲之餘,也有籠屋居民慘況。

香 港好似問題多多,暫時轉談新加坡。作為海外地產投資者,我可以投資什麼?①任何公寓大樓(apartment with a building);②任何獨立產權的公寓(any condominium unit);③任何行政級數獨立產權公寓單位(executive condominium),但最少樓齡要十年以上,外來投資者才可購入。

作為海外投資者,以下三件事情沒有限制:

(1)房地產的佔有權(tenure):可以是租借權(leasehold)或終身不動產(freehold);

(2)商業物業:海外投資者可買寫字樓、酒店或商舖;

(3)工業物業:即工廠、倉庫(warehouse)。

Sentosa Cove發展項目是九十九年期租借權的「飛地」(residential enclave)。Sentosa區是一個有賭場及不同娛樂設施的大型地產項目。新加坡政府在2005年7月,把當地的居住物業法案 (Residential Property Act)修改,令海外投資者更加容易投資「獅城」物業。

P的建議

電台節目中,有一對律師醫生情侶說買不起半山樓,雖然這已是數周前的舊話題,但這令我聯想起早一段時間和一位主力做大中華地區長短倉地產基金朋友在蘭桂坊「吹水」時段的對話。

我 的老外朋友,在此叫他「P」,在亞洲居住多年,長期在東京、新加坡及香港「行走江湖」。他做的對沖基金很特別,是Theme Fund,有部分是買「磚頭」的,另一部分是投資上板股票(Listed Securities),但全部也和地產有關。P的對沖基金某程度上「半隻」已是私募基金, P把他數百球的資產分散到不同亞洲國家。以下是我們的對話:

P:「Ed,香港地產市場很難用傳統的評估方法衡量當中的價值,十多間地產商已控制了差不多所有的Market Share。香港政府嚴格控制土地供應量,地產商也高價入地,建成『用到盡』的高樓大廈,然後賣給用家及炒家。」

Ed:「P,你做Theme Fund的,不是我杯茶,我喜歡世界性投資,從價值中找出做長短倉獲利的可行性。我不會問你現在有什麼個別股票值得投資,但香港物業方面的投資,你又有何見解?」

P: 「香港高地價政策不會大變的,樓價長遠而言,只會變得愈來愈貴。像你現在用的B grade(乙級)寫字樓,十多年後也可能被re-developed,當然,這需須要大部分業主同意。不過,太『出位』的高價成交消息和市場現實抽離, 會令大眾不安,更激一些會引起市民騷動。」

Ed: 「你是做地產Long / Short Fund的,所以你一定傾向地產投資。近期我們走進一個Jobless Recovery;高級工種失掉,大陸熱錢支撑港股及樓市,你的投資大部分也是來自基金中的基金及專業投資者,你對小市民的置業敏感度又有多少,可否給一 些意見?」

P: 「我相信你和我也同意,新加坡政府的HDB計劃十分完善,也是給普通打工仔有『affordable quality homes』,沒錯,現代的香港人也甚少居住在僭建木屋、徙置區或廉租屋……我認為,就算出來做事不久的大學生,只要能支付首期還是應該買樓自住。樓價永 遠是長期看漲的,加上香港政府控制土地供應量,所以在未踏足股票市場前,一個更重要的投資決定便是買樓自住。」

Ed:「除了1998年的香港股市、樓市勁跌例子,而你又額外Leverage,普遍來說,香港的銀行也不會叫你重新做按揭去refinance。股票就不同,你如果2008年頭用孖展買了花旗或AIG做長倉,你已經被『斬倉』及蝕到褲穿窿!」

肥龍的Producing Assets

轉 一轉話題。我有位做私人銀行(Private Bank)的朋友,二年前賣了不少Accumulator給城中不少有錢人。有數位富豪蝕到「甩褲」,找律師控告那私人銀行及這名banker。長話短 說,私人銀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幾位富豪「和解」後,我的朋友,在此叫他肥龍(他的肚腩最少有四十吋,嚇死人),差不多一年沒事可做。

肥 龍上年底被某歐資私人銀行「篩」了出去後,也沒有再想重返做私人銀行行業。肥龍對我說:「Ed,銀行除了要assets(資產),它們還要 producing assets(即可製造收入的資產)。我被『叮』出局後,也作了很多反思,『起身』時已四十九歲,雖然我收入不及做i-bank,再有幾多人又可以在i- bank捱到四十尾、五十?」

肥 龍只得一個細路,已返回加拿大多倫多讀大學,太太沒有工作。肥龍沒有任何壞嗜好,不喜歡賭波、賭馬、賭錢,賭期指及槓桿買賣。肥龍做到Executive Director Level,我相信他過去數年,每月也有10萬收入,Bonus可以是人工的六至三十六個月,視乎他當時做客有幾「狠」。我知道他2007年是大賺的一 年,2008年被「飛」時,私人銀行也給他一個不錯的Severance。

錢:「肥龍,休養了一年,風暴疑似過去,會否再做私人銀行家?」

肥龍:「我多謝我太太,過去努力工作了差不多三十年,一出糧老婆便收起我所有錢,只給我些少零用錢。我有二個太古城單位、一個康怡單位,自住的半山單位已沒有按揭,我還愁什麼?」

保守估計,肥龍是「四分一」個億萬富豪,硬要再進入「金融圈內」也沒有必要。他三個單位是出租的,經過多年,我相信他也接近或已完全沒有按揭了,即三個收租單位,便成了他的producing assets。

肥龍如果再「孤寒」一些,可把他的半山大宅再租出去,這一千五百方呎的優質物業,最少也可租到4萬元,自己和太太可轉租六百至七百呎單位自住,收租物業每年也有100萬元收入。這便是肥龍的故事!

不要是技巧上的炒作

今天主題好像圍繞着地產的話題。對於「後生」的一群,我真的建議盡力擁有自住樓宇,去增長自己的資產。由於資訊不斷發達,你在大學所學的東西,很多五年後已obsolete,在你一生中,不只是轉四次工,可能也會轉型四種不同類別的「工種」!

我二十多年的操盤生涯話我知,操盤獲利並非易事,也有很多人在過程中一敗塗地。我深信,買樓自住作投資是累積財富的起步點,而不是投資技巧上的炒炒賣賣!這是我作為一位對沖基金操盤人的心底話。

祝大家平安、下周一見!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