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news by simonkan1018 on 九月 11, 2009

<親密>中, 林嘉欣不是特別出眾吧, 但卻特別美麗.

獲獎電影 豈可冷待

譚止雲

近期香港電影傳來不少喜訊,除多部合拍片在內地票房報捷外,上周初林嘉欣憑《親密》一片榮獲南韓首爾忠武路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登上影后寶座。這位早獲業界認同的好戲之人,曾多次獲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但都與影后無緣,這次《親密》終於為她帶來殊榮。林嘉欣自初出道主演許鞍華執導的《男人四十》開始,她那種自然流露的演出,贏得不少電影人的讚賞。雖然多年來,有不少人批評她沒有進步,亦曾有一段日子她的工作態度被合作過的電影人批評,但這都沒有影響她,仍然默默耕耘,並為豐富演出經驗,跟劇場名師詹瑞文學演戲,希望對演出有幫助。
官方機構無反應

雖然有人認為她從詹瑞文身上學到的技巧,反而跟她原來的自然流露的演出有「衝突」,有時候更令她的演出變得無所適從,但她的努力還是可以看出來。有時電影的整體表現跟她的演出並不配合,就如《親密》,她那種刻意低調收藏的演法,跟電影那種充滿隔離和冷漠的表現方式,「偷偷地」站在一角看眾角色的心理變化,表面上相當配合,可是出來的效果卻並不理想,這正正說明電影充滿多種可能的化學作用,但林嘉欣的演出仍然備受矚目,甚至榮登影后。

近日收到前輩陸離女士的電話,訴說《親密》的林嘉欣在南韓得獎,以及楊凡的《淚王子》和鄭保瑞的《意外》都入圍威尼斯影展,競逐多個獎項,可是電影發展局作為官方機構卻對這些喜訊毫無反應,她為此感到不悅。《親密》是獲電影發展基金資助的電影,現取得海外殊榮,作為資助單位,連一點表示都沒有,實在令人費解。

其實獲電影發展基金資助的電影,除了《親密》獲獎外,麥家碧和謝立文的動畫電影《麥兜响噹噹》在港票房只是一般,收二百多萬港元,但在內地上映甚受歡迎,票房收七千萬元人民幣。雖然根據發展局秘書長馮永在訪問中所說,影片雖在內地票房報捷,但限於戲院分賬只得三成半左右,加上宣傳和發行費用,音像及電視版權的收入,令《麥兜响噹噹》在賬面上還未能「賺到錢」,可是《麥兜》進軍內地算是踏出成功的一步,除了電影以外的商品及版權等的「增值」利潤,麥家碧和謝立文已為香港動畫電影搶得一席位。

從此可見電影發展基金資助的電影已取得一點一滴的成績,從電影發展局在網上發放的資料,自二○○七年十月推出資助計劃,至今年七月下旬,共獲二十二項申請,成功獲批的有十三項,合共資助三千五百八十九萬港元,當中包括《麥兜响噹噹》和《親密》,還有前些時上映、香港票房慘淡、由李家榮(火火)和馬偉豪執導的《愛得起》,其他電影還有陳慶嘉、羅啟銳、羅志良、麥子善、張堅庭等資深電影人的作品,曾志偉兒子曾國祥和尹志文合導的電影《戀人絮語》,以及熊欣欣首部導演作品《戰.無雙》等。記得電影發展基金籌備初期,曾受到業內外不少抨擊,有電影人以台灣輔助金為例,認為其他地區類似的資助計劃,都無助本土影業的復興,甚至「助長」了一批專拍給各地電影節選映的藝術及另類電影導演。無可否認,除了台灣以外,歐洲多個國家的電影業亦有類似情況。曾是電影大國的德國,每年製作的電影佔半數以上都是政府和相關機構資助,而當中能取得理想票房的不超過十分之一。因此,電影發展基金成立時,政府標榜並非純粹資助電影製作,而有類近「投資」電影製作的規劃。雖然電影發展基金「旨在資助有利香港電影業發展的項目和活動」,但在申請過程當中有重重規定,包括申請人需要「在過去十年製作至少二部供本地電影院作商業放映的電影」,即是發展基金並非為新進及業餘電影人而設,以此來區別藝術發展局資助計劃。
基金非為藝術電影而設

香港電影一直以來都完全依賴市場發展,跟其他地區視電影為文化藝術產品不同。在華語電影圈內,香港電影有獨特而別具個性的特質。當內地和台灣導演都視進軍各地電影節獲取殊榮為目標時,香港電影只求實際利益的票房數字,無視這些只有「虛名」的獎項,因此相對於內地和台灣,香港較少專拍供各地電影節,而缺乏市場的藝術及另類電影導演,就算是獲獎無數的許鞍華和王家衛等,也要在商業和藝術之間踩鋼線。至於近年成為各地影展常客的賈樟柯,其經營電影之道其實得力於香港電影人余力為等合夥人,從海外發行方面賺取利潤和電影企劃。香港電影這種「純商業」的特質反而受到不少人士的敬重,特別是一些踩着鋼線仍能拍出傑作的電影人和導演。據知電影發展局在內地曾為《麥兜响噹噹》舉行過慶祝活動,可是對《親密》所取得的成績,卻未有給予支持和鼓勵,令人有厚此薄彼之感,有種只看票房、漠視獎項的「勢利」,也許發展局應藉着這二部「名利雙收」的電影,「省靚」一下電影發展基金這個招牌。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