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blog by simonkan1018 on 十月 30, 2009

星期四晚的<智取太平山>(Link), 最後一節談及香港房屋政策的歷史, 從港英時代初期興建公屋的心態, 到麥理浩時代的鴻圖大計, 回歸前後的炒風, 和現在房屋政策的崩壞. 除了補遺我對香港房屋政策這段歷史外, 從中更看出港英與特區之間, 在管治上的差別, 港英政策不會鐵板一塊, 每一個時代都有作出反省, 謀定而後略, 特區除了初期董伯伯的壯志凌雲外, 之後便每況愈下, 像迷失的羔羊, 只能見招拆招, 左撲右滅. 其實中共亦如港英一樣, 會不斷作出反省, 零三年一役後, 徹底重整治港政策, 手法靈活, 既不忌燈膽權這個港英餘孽, 收起廿三條, 開始政改方案, 但始終價值觀, 文化背景, 中共政治, 和一國兩制等因素, 中共不像港英那麼有效率. 當然, 這只是指有效率而言, 是否合乎港人的普世價值, 是另一回事. 是怪, 還是要怪港人的不爭氣, 政治上庸材輩出, 縮骨權只想做好呢份工, 僕人性格, 只能因循守舊, 唯唯諾諾, 等退休.

以前較留意房屋新聞, 現在出了身, 在社會打滾, 也會想何時才有錢有自己的地方或物業. 但同時又不想住屋佔收入太多的比例, 畢竟生活不是建基於你住跟多少百萬的單位裏.

———————

– Housing policy and internal movement of population: a study of Kwun Tong, a Chinese new town in Hong Kong (PDF)    9.68 MB


 

 

廣告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