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全民皆吸毒的也門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九月 12, 2009

有什麼人民,就有什麼政府,也門的困境,很大程度是因為普遍國民不事生產、沉迷吸毒。失業的人在街上吸,有工作的人上班吸……若也門亦要像香港搞強制驗毒,大概有一半公務員被揪出來。據估計,也門三分之二的男士吸毒,三分一的女士吸毒,說也門人全民皆毒也不誇張。

嚴格來說,也門人是「吃」毒而不是「吸」毒。他們吃的毒品,不是K仔、海洛英或大麻,而是一種在阿拉伯半島和東非出產、稱為 Qat(音:吉)、貌似西洋菜的植物。

Qat 的食法特別,把這些草放入口後,先不要大力咬及吞下去,而是輕輕咬一點,並用舌頭和口水把這些草裹成一團,塞在口腔的左邊或右邊的空檔,然後壓榨草的汁液。榨到差不多沒有汁液,又要在口腔騰出空位給 Qat。
Qat 取代 Mocha

也門是阿拉伯半島唯一擁有大片綠化耕地的國家,阿拉伯沙漠乾燥的熱氣都被也門北的山擋住了,西邊的國土高於海拔二千米,氣候不炎熱。古代的也門盛產咖啡,我們現在喝的 Mocha 咖啡源於也門。Mocha 是地名,是西也門的一個港口,因為該港口多咖啡貿易,出口的咖啡也被稱為 Mocha。

但到今天,Mocha港早已沒落,也門再沒有出產Mocha咖啡,耕地都全部拿去種 Qat了。由1970年至今,短短三十多年間,也門種 Qat 的耕地由八千公頃增加至超過十萬公頃,若坐車由首都薩那(Sanaa)到南端的亞丁港(Aden),沿途可見的耕地全都用來種 Qat。就像鴉片在阿富汗一樣,Qat 已成為農村經濟的主要支柱,因為種 Qat 的利潤比其他農作物高得多,農民根本沒有誘因改種其他農作物。

在中國人沉迷鴉片的年代,Qat 已經在也門流行,但惡習沒有因應時代改革,甚至變本加厲,種 Qat、賣 Qat、出口Qat已成為也門經濟、也門人生活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政府想禁也禁不了。

也門失業率高達四成,不用上班工作的人怎樣打發時間?大家就坐在路邊一同食 Qat,然後胡言亂語至天黑;女士在街上要戴面紗,只可以回家才吃。Qat 也分不同質量,質量好的Qat,要百多港元才有一小束,絕不是失業人士可負擔得起!但無論也門人多窮,又總會找到買 Qat 的錢。
結構性毒品問題

上班的人,一邊工作一邊吃。筆者曾到訪也門政府的新聞局查詢,看看可否到恐怖襲擊發生的地方採訪。跟我談話的官員含了一大團 Qat 在口腔,牙縫、牙面全是綠色的渣。他一邊跟你講話,綠渣由口中噴出,差一點彈到你的身上。但最恐怖的是,他撿回桌上那些綠渣並塞回口中,然後繼續跟你講話!

可能食 Qat 令人亢奮,離開新聞局時,我還看到三個公務員在辦公室開片,扭成一團難分難解,文件散落一地。可惜當下之念是,為免被人家發現我在拍照,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我到現在仍很後悔,沒有拍下這搞笑的一幕,然後發給也門的報紙。

但當一個政府連槍械橫行的情況也管不了,也不能期望這政府有能力禁止 Qat。

已擔任總統逾三十年的 Saleh(九十年代以前,他是北也門的總統),以前也熱愛食 Qat,雖然他已於十年前成功「戒毒」,但也門並沒有禁止 Qat,只是靠勸喻和教育人民,例如:拍一些總統做運動的宣傳片,鼓勵人民以運動取代食 Qat。
昔日糧倉今日毒海

毒品禍國殃民。若一個國家的國民集體沉迷興奮劑,可以想像這國家的發展會是什麼光景?也門原本可以是阿拉伯半島的糧倉,但耕地都拿去種毒品,食物反而要由外國入口。愈來愈多農田種 Qat,但 Qat 又較一般農作品耗用更多的水,令也門缺水的情況更嚴重。

從陰謀論角度,政府沒有強制禁Qat,讓國民毒海沉淪,因為迷迷懵懵的國民才好操縱。若四成失業人士沒有Qat食、都去找工作,很容易把矛頭指向政府,究竟石油收益去了哪裏?被官員和政府虧空了多少?所以還是讓大家乖乖食Qat,不要問這麼多好了。

也門今天仍處於內戰之中,也門北面、毗鄰沙地阿拉伯邊境、什葉派少數聚居的薩達省(Sada)希望獨立,戰爭已持續好一陣子。南也門亦希望與北也門再次分離,因為統一沒有為南也門帶來任何利益。

五十年前,英國人控制的亞丁港曾是中東第一大港,是油輪必經之地,但這方面的收益已大幅減少,因為也門不安全。當石油將耗盡,港口被邊緣化,國內土地全部種毒品,這個國家還可以往何處走?

文 莊曉陽

本欄目由 Roundtable Network 成員國際關係研究學會(IRRA)沈旭暉/鍾樂偉策劃,黃秀麗助理編輯。

IRRA 成立於2007年,目的是透過聯繫關注國際關係的各界人士,促進國際事務的認識及討論,以填補「亞洲國際都會」裏國際視野的空白。

IRRA 網站: http://irra.org.hk

廣告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