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無情夜冷風

Posted in review by simonkan1018 on 七月 6, 2011

黃子華舞台劇2011“咁愛咁做”

黃子華 飾 馬小明

陳淑儀 飾 Max

龔小玲 飾 Nicole

韋羅莎 飾 Nadia

黃呈欣 飾 珊珊

朱柏康 飾 阿風

白只 飾 白家傑

這齣戲故事並不複雜,男女之事,還不是你愛我愛你愛我。就是,馬小明和Nicole是一對夫妻,男的是戲作家女的是演員,珊珊是他們的女兒,Max 和 Nicole是另一對夫妻,兩人都是演員。起始兩幕就描述馬小明已經搭上了Nicole,最後當然各自離婚,小明和Nicole成一對。甜蜜過後,Nicole又搭上了阿風,但只是一段霧水,卻又被小明發現,關係急轉直下。。。副線,白家傑是一個政治犯,Nicole機緣巧合認識白家傑,被白的政治抗爭感動,要為這個浪漫的政治抗爭四處奔赴。而為了鸁得輿論好令白家傑提早出獄,她決定要演出白在獄中所寫的一套劇。。。

馬小明是一個戲作家,因此對文字異常執著,並有著相當作為一個知識分子的堅持和情懷。所謂作家,就是追求使用文字的精準。亦是讀書時期,常常提醒自己必須做到的事,因為此事實在太難,優美地使用文字之餘,保持其內容準確無誤表達所感所想,無疑是高難度的藝術表演。對此特別感慨,近年好文實在太少,洋洋數千字,但廢話佔其八九的毒文如恒河沙數,擺著我手寫我心的招牌,活像免死金牌般,到處亂寫。不錯,寫作門檻降低,吸引了很多人性情中人浪漫一番,有段日子不愁沒有故事看,不過高潮過後,能繼續出文的又有幾人?衝動總有完的一天。 太少人認真看待文字,是這個世代的特點吧。

此劇成於八十年代,我估Stoppard 早就有此等慨嘆。他用戲作家與他女兒對為對比。小明對文字異常認真,就他對愛情一樣。 但女兒珊珊卻完全相反,玩世不恭,亦輕看文字的準確性。小明用一大段對白希望教曉珊珊甚麼是男女關係,甚麼是性和愛,女兒卻答道,總之一切都在後樓梯和男友完成。 亦有一幕為表達小明對文字的追求而寫的一個gag, 女兒說成日以前,小明立刻道,應該是以前成日,因為成日以前意指昨天。

小明對愛情就如他對文字的認真。可想而知,他發現Nicole和阿風搭上之後痛。明明是高級知識分子,對一切都超然物外,不是高高在上, 是對世事的透徹洞悉,所有事都能理性地中立的描述柝解,但突然從天上跌下來。事情亦不像他所寫的劇中男女主角般能瀟灑地處理,會寫出一些精警的對白來。 實際是女的坦白認了和阿風在廣州排戲時搭上了,因為那時就是有那種需要,Nicole認為只是最後她還是選了小明,雖然和阿風那一刻很快樂但不是一種長久的關係。 小明問明很多細節,很想知道Nicole和阿風到底做了甚麼。 男人總是喜歡知道這一切細節,女人通常都選擇寧願甚麼都不知道。

Marriages depend on avoiding the unforgivable。遇見過那麼多人,能令你動心的又怎只一人,而你又怎會是她的唯一,只在乎你到底走到多遠。 甚至乎,連上過床都能接受後,又有甚麼能說擁有不擁有。 文學追求適當的位置放適當的文字,愛情亦然,時候地點人物都是缺一不可,在那一刻,異性相吸亦屬自然。小明失落沮喪後,還是要面對他與Nicole的關係,高高在上的知識分子,唯有將那些刺收起繼續愛。最後一幕是小明收到Max的電話,說他要訂婚了,Nicole進了房間,小明往房間裏望,沮喪的眼神又再出現,覆水難收,那條刺還是在那裏。話說回頭,黃子華這種戲,真的不太好,那些慘情樣,不太自然,總是怪怪的,但我亦明白,和美女做戲,很難幻想到自己慘情,只知快樂不知時日過。  而故意用小明這個名,是因為小明上廣州?是因為Nicole在廣州演戲和阿風搭上的聯想?時不時播著經典懷舊粵語金曲,好像無情夜冷風,Monica等,想側寫小明這個角色雖是知識分子,但亦愛本土音樂?還是因為此劇寫成於八十年代,這幾首句是同時代的作品?

白家傑這個角色,為了令小明和Nicole復合埋線,雖然最後一兩幕才出現,但整套戲都出現他的身影,因為小明不斷說這些熱血政治犯是滋事分子,無腦搞破壞, 沒有文學修養的一群人,而Nicole卻要為此人出頭並要演他所寫的爛劇本,因此他的名字會不斷在戲中出現。 這角色用來代表現今香港的激進派,確實令這劇本本地化不少,而這亦是近年黃子華罕有地談及政治,自從他兒童不宜楝篤笑開始就再沒有怎麼說過政治,明白北上掘金,亦是一種時勢。 當然戲中他沒有認真地說政治,只不過在嘲笑那些激進派的低等。最後白家傑在小明家中所表演的粗魯失禮,Nicole亦只能將一杯酒潑向其臉,趕他出屋。

原著戲本是Tom Stoppard 的 The Real thing, 翻查wiki,所有情節大致一樣,只是加插了很多本地的時事和黃子華式的對白。甚至乎,有時候以為是黃子華式的對白, 一查才知原來是Stoppard 寫的。

http://en.wikiquote.org/wiki/Tom_Stoppard

  • The days of the digitals are numbered. The metaphor is built into them like a self-destruct mechanism.
    • Max, Act I, scene I.
    • Often misquoted as “The days of the digital watch are numbered."
  • I’m showing an interest in your work. I thought you liked me showing an interest in your work. Myshowing. Save the gerund and screw the whale.
    • Max, Act I, scene I
  • Public postures have the configuration of private derangement.
    • Henry, Act I, scene II
  • Buddy Holly was twenty-two. Think of what he might have gone on to achieve. I mean, if Beethovenhad been killed in a plane crash at twenty-two, the history of music would have been very different. As would the history of aviation, of course.
    • Henry, Act II, scene V
  • This thing here, which looks like a wooden club, is actually several pieces of particular wood cunningly put together in a certain way so that the whole thing is sprung, like a dance floor. it’s for hitting cricket balls with. If you get it right, the cricket ball will travel two hundred yards in four seconds, and all you’ve done is give it a knock like knocking the top off a bottle of stout, and it makes a noise like a trout taking a fly. What we’re trying to do is to write cricket bats, so that when we throw up an idea and give it a little knock, it might…travel.
    • Henry, Act II, scene V
  • I don’t think writers are sacred, but words are. They deserve respect. If you get the right ones in the right order, you might nudge the world a little or make a poem that children will speak for you when you are dead.
    • Henry, Act II, scene V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