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馬拉松 2011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二月 20, 2011

今年的天氣很好,跑者都覺得舒服透頂。但其實今年,我從沒有心理準備要跑馬拉松,只是在名額已滿之後,渣打又突然宣佈還有少量空位,因為之前有太多人重復登記。 在布sir的說項下,今次真的報了名,但付錢時網站系統問題,那時以為既然沒付錢,應該報名失敗,所以再沒有理會,亦沒有再報多一次。 直至收到信,確實了成功參賽,始知要跑那42.195km,其時已是十二月,基本沒有足夠時間練習,所以我亦得過且過, 一星期亦未必跑到一次。 反而上年我沒有參賽, 卻頻頻練跑,狀態不俗,今年要跑,卻不怎準備,倒是奇怪哉。

 

明知很難跑完全程,今朝亦沒有吃太多東西,我預計跑完廿公里就會巴士走人。 彌敦道上,六時時下起少許雨粉,天氣有點冷,不過在等候區太多人聚集,大家都在發熱,才不覺冰凍。 但起跑後,那些寒風吹向身上時,十分難受,幸好跑過漾日取後身體漸暖,天氣涼快,更加好跑。因為好跑,我亦放低了peter哥,自行加速。 跑多一陣,終於追到比我們早起步的布sir, 那時他已經步行了很久,為的就等埋我們。

 

跑多個多小時後,到達青馬大橋,由於我朝早沒有吃下足夠的食物,十公里開始就覺得非常肚餓,布sir說到達汀九橋後就會有食物供應,望梅止渴,加快腳程,可惜真的很肚餓,出不了多少力。 而在兩條橋上,終於看到peter 哥的足跡,他差不多跟上我們了。 到了汀九橋的補及站,“食哂啦喎”。 果一刻真的想死。 幸好沿路布sir再問其他工作人員,恰巧這位人仁在地上拾得未開封的朱古力條,一條自娘胎出世後最好食的朱古力條, 簡直救了我一命。 捱過青衣橋後,我對布sir說我已到極限,你先走。 我覺得已到達體力極限,又空著肚, 抽筋, 準備好上巴士。 怎料跑多兩步,就見布sir在地上拉筋,我變成我們仨的第一人,不好意思那麼早放棄,唯有繼續跑。 可能之前的朱古力條發揮作用,體力漸漸回復,只好走下去,同時在想,何時布sir追到我,我亦是時候收皮。 怎料跑到奧海城,才看到布sir,既然到了奧海城,我就想,到了西隧就停吧。 而布sir就一枝箭向前飛。

 

抽筋,拉筋,食蕉,行幾百米,跑幾百米,重復無限次後,我來了西隧口,但看不到巴士,卻見到雞肶在拍照。 他在拍照,我唯有繼續跑好讓他拍幾張靚相。 一跑就入了隧道,再不能回頭坐巴士了,後悔莫及。 最後的力量都消耗在這隧道,其他人亦然。 出隧道那條斜路,我前面五六十個選手, 無一個是跑的,全都用走。 就算過了隧道, 其實還有數條上落斜要走, 我基本上再沒有跑過。 除了一些平路,和最後的一公里。 反而最後一兩公里,有很多食物,都跑就完,還有甚麼用?

 

5:48:34, 一個不太好的時間,但總算完成六小時內完成。 完成一刻,無悲無喜,只覺得終於走完。42.195km, 真的太長了,平時我都只是跑廿公里,份量剛剛好,今次超出一倍,真的很累。 賽後去了飲茶,再加上比賽時食的蕉和朱古力。 跑42km時消耗的力量,轉眼間又回到體內,甚至還要多。

 

 

廣告
Tagged wit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