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me by simonkan1018 on 十月 18, 2010

大概, 世上沒有永久這回事, 萬物總有一個期限.

出生的一刻, 就開始步向死亡, 死後是甚麼世界, 每一個人在世時總想幾遍, 有宗教的人, 會想多幾遍. 但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最後的結論一定多想無謂. 所以我們不再糾纏於虛無的極樂, 而著重眼前的花花世界.

我思故我在. 生存其實沒有多大意義, 所謂意義, 通通都不過是人的主觀意願. 既然有一天終會灰飛煙滅, 何以要有一個開始. 如果, 整個宇宙只有人類, 單單在銀河系裏頭的億個行星, 又有甚麼意義, 更不用說還有上億個像銀河系的星雲在宇宙中飄盪, 何況, 對比起宇宙之外, 很可能這個宇宙亦只是一粒塵埃.

無窮盡的時空裏, 難道就是為剎那光輝而存在, 為了証明存在而存在. 存在主義者認定人生是一場荒謬, 但因為人類除了過去現在, 還有無限將來, 所以存在主義者才能找到其生存意義. 這一切都基於時間是以線性向前走, 向前走, 才會期望有一個終點, 或者必須創造一個終點, 這就是一切的秩序, 絕對的法規.

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應作如是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