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工作記事

Posted in me by simonkan1018 on 六月 11, 2010

在銅幣公司做了半年research 工作後, 個project 完成了, 之後應該又再失業, 但失驚無神, 樓下後台要人, 又繼續可以做多陣子散工. 由前台變成後台, 工作量卻倍增, 時薪跌了, 同事由一班鬼佬, 變成全華班, 當然當中有些是不諳中文的華人. 後台和前台環境畢竟很不同, 不用見客, 只需做好所settlement就成了, 男的衣著, 和前台差不多, 但女的卻分別很大, 甚至是意想不到的求其. 他們對前台的人亦比較客氣, 不過我始終之前和前台的同事坐同一張台, 其實我現在身處的後台所服侍的正正時是我之前坐的前台, 現在才知他們某些人都被叫做trader, 但, 唔覺囉, 佢地都係被其他trader呼喝而已. 雖然我都知他們個個職位都幾高, 能坐前台者, 都來頭不細. (所以我在前台工作時, 廁所個阿伯好鬼有禮貌, 不過係下層, 佢彩都唔彩你).

其中最求其的, 可算是和我一同工作, 最經常合作的烈女. 烈女大我一年, 以這個年紀計, 在港畢業, 沒有出過國外讀書, 她是我唯一在這行中遇過, 雖則同樓層中, 應該還有幾個. 她亦是標準球迷, 甚至比我還狂熱吧, 可惜竟喜歡德國的波力克, 亦是意想不到. 為人和藹可親, 所以合作尚算愉快, 至少從我的角度去看, 至於背後怎樣, 亦沒有所謂, 不過一個天秤座女生, 大概不會壞得去哪裡. 從言語中, 推敲到這應該是她第一份工, 做了三年, 剛轉了正職兩個月左右, 及時拿得到花紅.

部門卻走了兩個人, 不是離職, 一個去了NY, 一個去了research dept., 這才收留了我. 誠然, 我從沒有想細老細會請我, 一來, 其他有份競爭的兩個候選人都見了大老細, 但我從沒有見過; 二來, 我開宗明義說因為這份是散工, 我一定會再找工的, 更問定如果離職我需要幾多日通知. 其實, 我都幾串. (及後, 那幾份正職, 當然沒見得成, 散工要轉正職又談何容易.)

和這間公司, 尚算有緣, 她是我大學讀書那個國家的公司, 在這行算是稀有; 遇到一個師兄, 因為一起搭地鐵返荃灣相知; 現任細老細和舊公司老細又有點淵源, 雖然我很串, 但亦及時讓他知道我舊老細是誰, 再蠢, 亦心知人物關係的重要性; 負責人事部的同事, 是友人的前女友的朋友的家姊, 不過人事部嘛, 就無謂透露這些不必要的關係網.

不會奢望會在這間公司轉到正職, 但求可捱多半年, 多些經驗, 又再往外闖.

廣告
Tagged wit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