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二月 3, 2010

葉國謙更指責,「有議員被人追到文華東方酒店是事實,事實是出唔到去,邊個話議員出去無危險?係講風涼話, 俾人用粗口爛舌問候,議員係畀你咁架咩?連特首話佢地都話唔啱,係助長暴民,真係有暴民架」

連特首都話佢地唔啱…..特首算係老幾? 加上政府到教育界都大力鼓吹的獨立思考, 就是要我們懂得分析整件事而不因某人說了甚麼就是甚麼. 不過佢個句, 真係有暴民架, 又真係好鬼Q.

———————–

高官轟八十後 登徒子好色乎

丁望

在多次的演講中,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提到社會利益的多元化,群體事件的增多。他說:「人們思想活動的獨立性、選擇性、多變性、差異性明顯增強,……社會利益格局發生深刻變化,社會建設和管理面臨諸多新課題。」

在政協的元旦講話,胡氏說:「我國繼續處在……社會矛盾凸顯期」。一月底公布的中共中央一號文件,則稱:「各種傳統和非傳統的挑戰也在疊加突顯。」

香港與大陸一樣,在利益多元化之下,不同階層的政治、經濟訴求日趨複雜,和平請願一類的群體抗議增多。如何應對群體事件、平衡公權力的伸張與民間的抗爭,是沉重的課題。

關於高鐵的「一一五請願」之後,官員猛轟「八十後」,如同宋玉嘲諷登徒子好色,是「攻其一點」、以「點」掃「面」的秋後算賬,值得大家深思。這是本文討論的範圍。

攻其一點 登徒未必好色

在中共黨史中,登徒子好色乎、姓社還是姓資,是聞名的爭論命題。前者關乎毛澤東的大躍進(一九五八至一九六○)、廬山會議與彭德懷事件(一九五九);後者則與「小平南巡」有關。現在香港政界的「吵嘴」,與這兩個爭論命題有「似曾相識」之處。

大夫登徒子(一名姓登徒的先生),是古典文學中的虛擬人物,見於戰國時(前四○三至前二二一)楚國文學家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賦〉。

在宋玉筆下,登徒子在楚襄王面前說宋玉俊美、善言辭,「又性好色」,勸襄王不要帶他進出後宮。

宋玉反指登徒子好色。他說,登徒妻很醜,卷耳、兔唇、駝背,「又疥且痔」(又生疥癬而且有痔瘡),登徒卻與她生了五個孩子。

宋玉自辯「不好色」。他提到鄉里東邊鄰居的美人(臣里之美者莫若臣東家之子),太美了:「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她的肌膚似白雪,腰很苗條(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這位美女登牆偷偷看他三年,他對她並未許諾(此女登牆窺臣三年,至今未許也)。

宋玉善辯,先醜化登徒妻,又把生了五個小孩當登徒子好色的「鐵證」。這樣的詭辯,是攻其一點「死揪不放」,太武斷了。

好色、不好色是局外人不易了解的事。說人好色,至少得說出在公眾場合有何好色的表情、舉動,宋玉卻舉不出來。至於生孩多少,不是好色、不好色的「鐵證」,因為有些人有「娃娃來得快」之運,有些人是「夏娃吃蘋果不生娃」。

廬山會議 毛澤東罵老彭

毛澤東把文學的虛擬故事,「移植」於政治鬥爭中,掀起了一場大風波,如同宋.蘇東坡(一○三七至一一○一)筆下的衝擊:「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念奴嬌.赤壁懷古)。

在一九五九年的廬山會議上,毛大發雷霆,罵有人「說食堂沒有一點好處,攻其一點,不及其餘,學〈登徒子好色賦〉的辦法。……攻其一點的辦法,無非是豬肉、頭髮夾子。」他大讚公社、食堂、大躍進,說「人民公社不會垮台」(按:公社於一九八四年解體)。

毛罵宋玉「攻其一點不及其餘」,實是罵彭德懷批評公社、大躍進的偏失。彭和一群高層幹部被指為「反黨反社會主義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在批彭、反右傾中,登徒子好色、不好色成為熱門的話題。

毛稱宋玉「攻其一點」,是說對了。但是,他抨擊彭德懷和其他說真話者,恰恰是「攻其一點不及其餘」。後來的事實,特別是三千多萬人餓死的悲劇、一九六二年的逃港難民潮,足證公社、大躍進的左禍。

似曾相識 暴力說太誇張

從宋玉的「好色說」、毛澤東的「攻其一點」,到今日香港政界的「吵嘴」和高官轟「八十後」,令人有似曾相識之感。

所謂似曾相識,可歸納為三點。第一,香港高官轟「八十後」的請願有暴力行為,又有官員稱「八十後」反政府,這就是「攻其一點不及其餘」。事實是:「八十後」和其他請願者是和平抗議,雖然在警民肢體接觸中年輕人難免有點「出格」,但說不上是暴力攻擊。與貴州甕安民眾包圍公安大樓、韓農在港「示威」的橫衝直闖相比,溫和得多了。

第二,香港政界的「吵嘴」:甲派責乙派離場使立法會流會,乙派則抨擊甲派高喊公投、起義、解放,是煽動革命。這樣吵來吵去,是不是像好色不好色、姓社還是姓資的糾纏,給人有點「折騰」之感?

第三,對於是不是好色或「攻其一點」,有裁決權者(如楚襄王、毛澤東)是否公正,還得讓事實去回答。毛澤東在廬山會議罵人「攻其一點不及其餘」,恰是對他的反諷;香港高官關於「八十後」的「暴力說」和「反政府說」,許多人認為太誇張了。

「八十後」為主力的「一一五請願」,是不同族群、不同世代維護知情權、監督權的和平集會。在事件的背後,是民眾對高鐵方案透明度的訴求,大角咀舊樓居民對地基安全的顧慮,年輕一代對菜園村村民的人文關懷。

高官聲色俱厲狂批「八十後」,對高鐵方案透明度和諮詢的不足,卻吝於說一聲道歉,使官方的公信力更低,積聚民怨更多。且聽孔子的話:「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

————————————————

葉國謙斥搶鐵馬示威者是暴民

一月十六日立法會外的反高鐵示威令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及部分建制派議員無法駕車離開,要 待至凌晨由警方開路乘港鐵。對於公民黨指部分建制派議員可自行離開,看不到議員離開有危險,民建聯葉國謙即反駁,事實是有議員被示威者一路追著罵。他更指 部分搶鐵馬的示威者是暴民,並不點名批評公民黨助長暴民。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昨天討論警方處理遊行集會的手法,財務委員會主席、民主黨副 主席劉慧卿表示,在財委會通過高鐵撥款之後,未能離開立法會,擔心立法會再審議具爭議性的政策時,警方是否有能力叫示威者不要阻塞立法會通道。

反 高鐵集會當晚,鄭汝樺在會後未能乘坐駕離開,要折返立法會待至凌晨,在警方開路下,才與部分建制派議員乘港鐵離開。

保安局副局長黎棟國承 認,反高鐵示威大部分時間在和平方式下進行,但其後大家也見到部分人想衝入立法會及搶鐵馬,當晚警方有跟反高鐵主辦單位聯繫,但對方指部分參與者他們並不 認識,難以控制,由於示威者圍堵立法會出口,場面非常混亂,若官員及議員離開會有危險,所以後來安排官員及議員循其他途徑離開。

不過,公民 黨黨魁余若薇質疑,是否主辦單位告知警方議員離開會有危險,因為當晚(屬建制派的)葉劉淑儀、梁美芬及譚偉豪都是逕自走出去,看不到議員離開有什麼危險。 公民黨吳靄儀說,特首其後發言批評示威者是不負責任。

工聯會黃國健反擊,當晚自己離開時,行前兩位同事受到示威者意圖攻擊及責罵,立法會保 安勸隨後的同事先別離開,說有示威者正衝過來。葉國謙更指責,「有議員被人追到文華東方酒店是事實,事實是出唔到去,邊個話議員出去無危險?係講風涼話, 俾人用粗口爛舌問候,議員係畀你咁架咩?連特首話佢地都話唔啱,係助長暴民,真係有暴民架」。他在會後重申,所指的暴民是搶鐵馬及過激者,並透露地產及建 造界石禮謙及建築界劉秀成被人追到文華東方酒店。

之前有報道指兩人在財委會審議高鐵期間,被撞見在文華東方酒店喝紅酒,傍晚才返回議會■

廣告
Tagged with: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