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一月 4, 2010

說他們博出位, 他們當然在博出位嘛. 要不然, 像以前的和平散去, 第朝連新聞紙都不會報導, 他們就是要新聞和輿論焦頭在他們身上, 這樣才會一點一滴, 令有人有興趣研究他們幹的是所為何事. 加上, 踢掉個鐵馬, 又有幾激進? 而葉國謙所說的, 更令人有衝動上街, 他像煽風點火, 多過疏導民憤, 他不去了解明白他們為甚麼這樣激進, 只說你們就不准這樣做.

保守導致激進 泛民認祖歸「中」

練乙錚

元旦日民主維權遊行,筆者乃其中三萬分之一,本意是參與為次、觀察為主,故於抵達中環之後,雖站在隊伍最前面,但起行之後不久便和一位熟悉社會運動的朋友「靠邊站」,一面找機會和遊行者交談,一面等候隊伍的末尾經過,以窺全「龍」;本來三十分鐘便可走完的路,結果花了差不多四小時。觀察所得之一,便是參與者的頭髮密度和顏色,呈現兩極分化,這大概是年復一年的運動已產生承傳的表徵,「龍」的傳人愈發清楚誕生了。之二便是持社民聯旗幟的人數出現躍進,比例明顯較以往高。雖然,民主黨還是運動的老大哥,綠色旗海依舊是「龍」中之最,穩佔隊伍的三分一有多,但社民連的支持者也真不少,沒有三分一也起碼佔去四分一,其中不少是泛民新血,以二、三十歲年輕人為主,聲勢特別壯;這次遊行人數上三萬,社民連絕對是重要因素。

不過,這次遊行最有意思的「新生事物」,則是目的地不再是特區政府總部而是曹二寶說的第二支管治團隊的大本營中聯辦(見昨日《明報》社論)。運動矛頭今年急轉向、直指西環,有深刻原因。其一是泛民默認了當權派近日不斷強調的「鐵一樣的事實」:特區政改決定權在中央。於是,「冤有頭,債有主」,運動的訴求對象從中環「西移」,便十分自然,當權派也許應該為此高興。其二是,本來扮演中央政府和香港人民之間的中介者角色的特區政府,明顯已在政改事上失去戲份,第二支管治團隊的作用愈來愈突出,曾蔭權已無甚影響力,泛民向他表達訴求,實在多此一舉,不如「認祖歸『中』」算了。去年十一月十八日,特區政府發表政改諮詢文件,同日,中聯辦高調發表對方案的評價,全面肯定文件各項提議,認為是「增加民主成分,在推動香港政制循序漸進的道路上邁出一大步」;翌日,這個出自西環的官方立場馬上傳遍祖國大地,所有重要國家控制的媒體,包括新華社、中通社、中新網、人民網、新浪網,都大篇幅醒目傳載;其他如鳳凰網、大公網、星島環球網、北美新浪網等,該日亦有顯著報道。(註)中聯辦的聲明,無疑替本地社會上所有當權派定調。如此,誰是政改諮詢文件的主腦,已呼之欲出。此外,中聯辦以其官員身份發上述聲明,有急不及待「代表」港人立場之嫌,泛民群眾不滿「被代表」,都想向中聯辦抗議。這些因素相加,運動矛頭「西移」,便更加理所當然。

有趣的是,在政改事上,正當特區政府角色淡化、第二管治團隊逐步走向前台之際,前天元旦日,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他的新年賀詞和對全國政協新春講話裏,卻一再重申要「堅持一國兩制、澳人治澳、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共產黨人這種言與行之間的「辯證關係」,無怪大部分港人很難理解!

解釋了「矛頭西移」之後,筆者想回過頭來談談香港民主運動的「激進化」問題。有關此現象,坊間談論很多,其中一個見解,筆者十分同意,那就是激進化只是開了一個頭,以後還會增長,社民連會繼續壯大,但也未必能夠完全代表這股力量。筆者現再提一個歷史觀點,供大家參考。史上,反建制運動,包括民主主義和社會主義運動,往往中途呈現激進化,形成統治階級當權派和反建制民眾之間無妥協餘地,社會因而付出很大代價,錯都在統治階級。

以俄國革命為例,一九○五年的民主革命失敗後,既得利益肆無忌憚,沙皇專制統治日甚一日,終於將社會矛盾激化,當時的最大反對組織「俄國社會民主工黨」亦因此一分為二,出現「孟什維克」和「布爾什維克」兩派,後者更為激進,主張以武力鬥爭為唯一手段奪取政權,結果成功了,卻換來俄國七十年浩劫。中國的近百年史也差不多。辛亥革命之後,國民黨變成當權派,卻日益滋長專制統治,無論在大陸還是後來到了台灣,都是如此。在大陸,國民黨反動統治令一些較溫和的反對派(即今天大陸所謂的「民主黨派」的前身)失去號召力,導致激進的共產主義運動最終以武力奪權,中國人民亦因此經歷至少「三十年」的連年浩劫。到了台灣,國民黨的高壓政治又逼出了深綠獨派勢力,儘管其經濟政策自一九五○年起一直都比較開明。如果國民黨早一點在蔣介石治下便逐步開放黨禁、大量吸納本土力量,後來的族群對立和獨派意識一定不會像現在那麼嚴重。

中共取得政權之後,頭三、四十年高壓不用說,現在似乎還是要重蹈國民黨當年的覆轍。溫和的早期民運以八九六四為終結,往後的維權運動,如果不斷受中共高壓打擊,如果溫和的民主派如劉曉波也消失了,則只會變得愈來愈激進,那便不會是中國社會之福。這個趨勢,倒是像在香港先成形了,那是因為大陸政府儘管高壓,六十年來總的來說有所退讓,但特區政府十多年來反而日趨保守。本地政改十年不成、二十年也不成,既得利益的胃口會愈來愈大,那麼香港社會矛盾增加,激進主義抬頭,便是必然,今天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註︰見〈中聯辦︰政改諮詢方案令香港政制向前邁出一大步〉,○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人民網》文章。

—————–

葉國謙:暴力表達方式不為港人接受

三萬名市民在剛過去的元旦日參與「還我普選」大遊行,並首次以中聯辦為目的地,遊行隊伍中由社民連帶領的「壓軸」遊行人士推動鐵馬,突破警方的封鎖線,一度衝擊中聯辦。

身兼全國港區人大代表的民建聯黨團召集人葉國謙【圖】直指,這種肢體上的暴力表達方式是不為港人所接受的,也或多或少令中央更擔心,港人在政制問題上的表達方式是否有所改變,應該要杜絕這種行為,但相信不會影響中央和香港的關係。

元旦大遊行的訴求包括爭取二○一二年雙普選以及要求北京釋放《零八憲章》聯署人劉曉波等,主辦單位估計有三萬人參與,但警方則指有大約九千人。「壓軸」的遊行人士在抵達中聯辦後門後,由於不滿遭隔離得太遠,一度衝向德輔道西的封鎖範圍,與警員發生推撞。警方最終容許他們將道具假的「棺材」擺放在中聯辦後門,示威者才肯和平散去。

政改責任在特區政府

葉國謙昨天在出席港台一個節目被問及對事件的看法時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於二○○七年已就本港政制發展作出決定,「睇唔到有可能去作出改變」,並指出,今次遊行以中聯辦為目的,訴求又包括很多民生議題,如果連這些民生議題都要中央政府「出手」,似乎有違《基本法》所講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他相信,中央政府不會單純因為骨灰龕位、菜園村等訴求而改變決定,強調目前政改的責任在特區政府,呼籲特首曾蔭權更好的謀求共識。

至於事件會否影響中央與泛民的關係,葉國謙直言,肯定無助改善兩者的關係,不過,政治的光譜很闊,相信中央明白泛民當中亦有溫和派。他重申,不希望本港政制發展繼續停滯不前,有穩定的環境去發展,政制才能更易向前走。

主辦單位之一的民主黨主席何俊仁重申,遊行所引發的衝突不在主辦單位的計劃內,因為他們只是打算在遊行至中聯辦、綁上黃絲帶後就會和平散去,也沒有計劃衝擊及將抗議物品放至最接近中聯辦的地方。

他又表示,當日與警方商討及協議遊行的終點是中聯辦大樓對面,社民連要求走在最後以及採取的行動都是對方自己的盤算,與主辦單位無關,他們要為由後續行動發起的後果負責。

反高鐵青年不滿警方安排

不過,何俊仁不認同今次事件過分暴力,直指比起菲律賓、南韓、馬來西亞及台灣,香港的示威人士無人帶武器、無擲汽油彈,但承認有示威者推動「鐵馬」,若非有人及時喝止,後果可能造成有人踩人的局面。他不認為事件會影響中央與泛民的溝通,相信中央可以接納這類的示威行動。

另外,三名曾參與元旦大遊行的反高鐵年青人昨天在商台節目《政好星期天》上表示,當日遊行的年輕人只是想理性和平地表達訴求,但警方安排最後遊行的終點並非是中聯辦門口,才令他們感到不滿,並做出拉倒鐵馬的行為。

他們又指出,當日主辦方以及警方的安排都有問題,令向中聯辦請願的訴求難以表達,所有請願人士只是普通市民,亦沒有攻擊性武器,但警方卻嚴陣以待,「當我們洪水猛獸」,示威者作出的行為只是對警方安排的最低程度的回應■

廣告
Tagged with: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