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news by simonkan1018 on 十二月 19, 2009

高鐵這個西九燒錢方案, 下次開會時很大可能會如期通過, 現在只不過餘下十位議員未曾發言.

有很多建築工人要開工食飯, 如果轉用錦上路方案, 但同樣付西九方案他們總共賺到的錢, 亦很便宜.

現在唯一的策略就只有繼續向市民解釋這個高鐵方案的浪費, 和背後眾多利益瓜葛. 我想, 大部分市民都覺得未必有需要起高鐵, 但阿爺話要起, 咪起囉, 又不是出唔起一百幾十億. 可是現在是六百多億, 更未計工程超支, 和疏導交通的費用, 最後很可能達千億, 和當年的玫瑰園計劃一樣, 一個新機場, 兩條大橋, 都不過是一千億.

八十後表現如此特出, 叫人喜出望外. 但畢竟還是未夠多人. 就算今次失敗, 下次必定只會有更多人出來, 一班識字的年青人是特別麻煩. 而對家同時亦不斷扇風點火, 說一班年青人不懂是否, 事件被別有用心的政客利用等等. 可能如現在較流行的說法, 上一輩人根本不懂得反應, 他們不明白網絡的威力, 網絡可以起功能組別議員的背景, 可以將資訊大量散播, 可以組織動員, 而且毫無商量餘地. 所以他們亦錯估了, 解讀錯了八十後等年青人. 而且今次有千多人, 絕對吸引到一些游離人士, 如害怕太少人所以不参與行動, 再者, 建制派根本無計可施, 年青人是被道理講服, 建制派根本不講理, 又如何服眾. 可能, 下次他們再要為高鐵動員時, 我這個八十後人士亦會是其中一份子.

但總有一天他們會明白的. 控制網絡, 好像是他們唯一最後殺手鐧, 就像中共一樣, 將所有東西都和諧掉了.

————–

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昨天號召千人包圍立法會,透過電視直播監測撥款審議過程,矛盾更直指功能組別議員是「投票機器」,間接為泛民主派爭取廢除功能組別造勢。會後示威人士歡呼時,泛民議員呼籲,大家參加一月一日大遊行,公民黨及社民連並藉機宣傳「五區請辭」,獲台下年輕人響應,唯獨民主黨議員沒有現身。

立法會財委會昨天由下午三時開始審議撥款,數百人早已齊集會外,直至四時許,已有約千人靜坐門外,主要為年輕人,受影響的菜園村居民及大角咀居民反而佔少數。一批「八十後」年輕人繼續圍繞立法會,二十步一跪的「苦行」。

今次包圍立法會的「秘密武器」,在於大聯盟在門外自行搭建帳篷,安裝投射屏幕連接財委會的會議直播,令示威人士可一同監測議員發言,參與靜坐至會議結束,遇有支持撥款的建制派議員或政府官員發言,隨即高叫「民建聯可恥」、「保皇黨滾蛋」等口號或發出「噓聲」,同時有旁述員即時講解會內較複雜的爭拗,令示威者情緒保持高漲。

除了反對撥款,大聯盟亦將矛盾指向發言的建制派功能組別人士,更高叫他們「仆街」,但歷時四小時的行動均相當和平。有份參與是次行動的Roundtable總幹事林輝說,從上次立法會工務小組及今次財委會可見,地區直選議員與功能組別議員投票取向相當不同,除了個別泛民,其餘功能組別議員均不聽菜園村居民訴求,不理團體預備好的質詢,盲目支持政府方案,正是功能組別的選舉方式令他們缺乏監測,毋須向公眾負責。他稱,高鐵與政改方案其實是一脈相承,必須爭取廢除功能組別,令立法會真正向公眾問責。

高鐵撥款最終未能如期投票通過,大聯盟形容行動成功,揚言財委會再討論撥款時,會再包圍立法會。一眾泛民議員會後到離場接受示威人士歡呼,藉機呼籲年輕人參與一月一日爭普選大遊行,社民連及公民黨更宣傳五區請辭,不支持請辭的公民黨湯家驊則表示,在不公平及不公義的制度下,仍要堅守崗位,與年輕人裏應外合爭取民主。唯獨民主黨全部立法會議員在會議後,沒有現身接受歡呼

——–

我們╱他們
看着眼前高鐵的爭端,我訪問過一個八十後的工程師,他說: 「其實我們這一個grade(職級)的人,都為問什麼要這樣的起高鐵。我們做工程的,都知道一件事。我們有工程才可以生存,這是真的。但是你看看香港,其實有沒有那麼多工程呢?」

以前有一個同學的父親是工程師,在他家做project 的時候,他給我看過一張大圍的地圖。他說: 「以前大圍多麼的好看,你看,現在我們這兒刮一塊,那兒刮一塊,哈哈哈!」他的笑聲有點乾。其實香港真的需要那麼多工程嗎?

「你這樣問,是沒有用的。」八十後工程師說: 「需要是我們製造出來,去證實我們存在的重要生存工具。我們一定有辦法做一個數字出來去justify(證實)我們的決定。我們做小的,就是要大眾『覺得』我們的上級是對的。至少我們心中是不是這樣想?當然不。總之,你現在見到的所有理由,其實都是我們製造出來的。我們只是負責執行方案,只要做大佬的說要這樣起,我們做小的,就得把大佬要面對傳媒的答案好好的寫出來。」

「像高鐵的case(個案),有不少工程師都覺得錦上路方案是好的。因為如果你已經有一條原有的鐵路可以使用,就應該用原有的那一條,而不是再製造一條出來。你知不知道造一條鐵路要花多少資源,要用多少人力物力?這條鐵路的興建和走線本身,就是長官意志。」

那鄭汝樺說的「外國專家報告」說,任何的高速鐵路都要通往市中心,是什麼意思?我真心的問。

「每一個方案,都會有好處和壞處。只要是長官說要那個方案,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做一些理由去支持那個方案。之前專家小組提出的錦上路方案,其實我們年輕的一些工程師,都說那個方案是不差的。至少西九龍站的建設只是地底車站就需要95 億,隧道又要190 億。起鐵路是一件不簡單的事,對環境的破壞會很大。所以,最基本要守的信條,是『有現有鐵路,就用現有鐵路』。錦上路方案可以用到現有的鐵路,起的東西都會少一點,環保一點,工程費又少一點。」

長官意志先行

「但是我們不可以開會的時候說的。因為政府的做事方法,是長官意志是先行的。市民大眾以至立法會成員看到的所謂『反對』錦上路方案的理由,我們行內人一看就知道是不成立的。但是市民大眾不會知道,立法會議員就只得一個是工程師,他就當然支持更多工程可以上馬。因為沒有工程,工程師就沒有飯開,工程師沒有飯開,那有人投票給他?」那位工程師無奈的看着我,我也不可以說什麼。

我經常都說,政府的運作追不上現在的潮流,最大的問題是他們根本不知道現在的人,其實是有權知道很多事情。如立法會的資料全部上網,也是公開可以下載的pdf,上網一查,很多人也知道政府在睜着眼睛講大話。如一地兩檢的問題,《南方都市報》報道香港地鐵公司行政總裁周松崗說:「如果一地兩檢不能在這條鐵路上實行的話,所有從內地去的旅客有可能就要在深圳下車辦通關手續再到香港去。整個快速客運的概念就被打破了,效果就完全沒有了,可以說花很多錢建了一條高速鐵路是白費工夫。」鄭汝樺在立法會承認: 「政府已成立跨部門專家小組,與內地商討高鐵一地兩檢安排,並不能低估法律問題的難度,(一地兩檢)於高鐵2015 年通車同步實行並不樂觀。」(香港經濟日報,2009 年11 月17 日)

但是,無奈的是知道事實真相的人,都不可以改變現狀。或許,有一天當我們成為既得利益者之後,我們知道高鐵的走線設計,就知道收那塊地,要收幾多地。只要我事先購入物業,當中又可以有幾多個億會滾入一些「早着先機」的人士。我們沒有資格質疑,長官們認為是對的,整個香港的蟻民就無法反對。政府講大話,我們無辦法。這就是「我們」和「他們」的不同……以上千五字,解釋了為何我不當香港是我的家。

——–

二千市民立法會外反高鐵,泛民議員極力為民爭辯

—————–

支持反對兩派 立會外對壘 (東方)
【本報訊】廣深港高鐵香港段撥款會押後表決,令過千名「圍堵立法會」請願的反高鐵人士大表興奮。但他們指抗爭行動尚未結束,會在「元旦大遊行」當天再上街請願反對高鐵。雖然反對高鐵的聲音眾多,但昨日亦有一批支持高鐵的建造業工人到立法會門外請願,希望高鐵盡快上馬帶動建造業就業機會。

建造業籲創造就業

昨午在立法會門外的請願人士分成兩批,數十名支持高鐵的建造業界工人與過千名反高鐵人士各自大叫口號,壁壘分明向進入立法會的議員表達訴求。建造業總工會理事長周聯僑指,金融海嘯嚴重打擊業界工人生計,分別有兩成人處於失業及半失業狀態,尤其以紮鐵、模板、水泥混凝土等工人失業情況最為嚴重,他希望高鐵盡快上馬,為工人創造就業機會。

反高鐵人士則表示政府的高鐵方案欠缺諮詢,要求暫停撥款聽取民間意見。他們在立法會外透過網上直播收看財委會的會議,過程中不斷高叫「反高鐵」的口號,聲援立法會內的泛民議員。五十多名的八十後年輕人及菜園村的居民紛紛圍繞立法會苦行,形成包圍立法會的陣勢。有中學生獲得學校批准提早放學,參與「圍堵立法會」的行動。

當一眾反高鐵人士得知撥款未能在今年內通過,馬上歡呼拍掌、唱歌慶祝,高舉勝利手勢,部分人更喜極而泣。多名泛民議員會後亦到立會門外向請願人士發表感想,他們指反高鐵行動仍未真正取得勝利,呼籲反高鐵人士參與「元旦大遊行」,表達對支持高鐵的功能組別議員的不滿,繼續反對政府的高鐵方案。

————

高鐵好事多磨 政府寸步難行 (太陽報)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工程好事多磨,在一片爭議聲中,尤其是部分泛民議員大玩「拉布」戰術下,立法會財委會昨日未能通過工程撥款,被迫押後至明年一月八日再議。也就是說,原定今年底動工的計劃已無法實現,而更令人憂慮的是,繼續這樣爭論下去,高鐵工程最終會否胎死腹中?

興建高鐵可以將香港融入全國高速鐵路網絡,免成孤島,已經成為社會的普遍共識。一項本是無可爭議的工程,竟然因為部分人的反對而陷入僵局,乃至小事化大、大事化到無可收拾的地步,可說是特區政府十二年來一事無成的縮影。目前圍繞高鐵工程的爭議,不外乎四點:一是成本太貴;二是效益成疑;三是總站選址;四是可能引起西九大塞車。

其實,高鐵造價之所以如此昂貴,恰恰是當局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結果。當局於二○○○年首次提出興建高鐵時,預料工程造價不過一百七十億元;到了去年初,當局正式公布高鐵興建大計時,工程預算已升至三百九十五億元。奇怪的是,對於這樣一項勢在必行的工程,港府偏偏築室道謀、一拖再拖,結果成本一漲再漲,在短短一年間,高鐵造價竟大幅增至近七百億元,被譏為全球最貴的高速鐵路。

面對高鐵的天額造價,市民心中不禁狐疑,對於一項投資數百億元的大型基建工程,官員們到底有沒有充分評估經濟效益?有沒有貨比三家?如果港府繼續優柔寡斷,工程造價會否繼續上漲?面對連串問題,當局至今無法清晰交代。

至於總站選址等爭議,則完全是當局事前諮詢不足所導致,愈來愈多市民加入反高鐵的行列,反映的正是這一問題。政府漠視民意,讓部分政客有可乘之機,有人刻意將事件政治化,掀起一場軒然大波。高鐵如是,其他大大小小的政策也面臨同樣的處境,特區政府之所以成為一個動輒得咎、寸步難行的弱勢政府,豈是偶然?

社會日趨成熟,愈來愈多市民希望就香港的發展和政策表達意見,這本來不足為怪。問題是,雖然當局聲稱已就高鐵工程進行多次諮詢,但實際上,他們的所謂諮詢,無非是一些虛應故事的過場騷,從來沒有真正聽取民眾意見。都說弱勢政府百事哀,從高鐵工程的爭議可見,當局的弱勢完全由他們一手造成,事前諮詢嚴重不足,相關資料欠透明度,官員們也無法解答市民的疑問,因而引發社會爭議,以致陷入今日的窘局,可謂咎由自取。

無奈的是,政府寸步難行,香港的基建、乃至整體經濟發展只能原地踏步,官員們一手造成的惡果,卻要全港市民一起承受。在全球一體化的今日,競爭日趨激烈,被視為本港勁敵的新加坡、上海、深圳等地,近年無不大興土木、一日千里,而一海之隔的澳門,更在短短幾年之間起了翻天巨變。在香港,港府也將十大基建喊得震天價響,但至今仍在紙上談兵,十畫未有一撇。如今,興建一條高鐵也爭拗不止,試問其他大型基建又如何成事?難道香港就這樣沒完沒了地爭論下去,最終陷入邊緣化的泥沼?

廣告
Tagged with: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