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十二月 16, 2009

相信王永平今日這篇, 代表著很多遊離選民的心態. 有人總辭, 即是有人做野, 之前張選票沒有白費. 但今次個任務, 又好像玩得太大, 隨時益了建制中人. 而最核心的問題, 是他們始終覺得這是一場補選, 不是公投, 同時亦將得失成敗看得很重, 其實退後一點看, 根本無關痛癢. 公投的成事才是關鍵. 所以即使白鴿唔玩, 建制嬴面大增之時, 中共亦要用盡一切輿論去醜化這公投.

劉迺強昨天卻說得過了龍, 說要公投, 就十三億人公投才行. 這言論立刻受到網民支持, 中國人終於可以公投, 他今次幫中共幫倒了忙. 不過他的文, 雖然只為中共說話, 有時卻幾搞笑, 前幾個月他說香港傳媒常常報道負面新聞, 令他的大陸朋友覺得香港很危險, 怕得不敢來港. 這個說法, 倒十分新奇, 又確實不能排除有大陸人覺得香港是一處危地.

有網文在王永平篇文留言, 說建議他搞個政黨, 必吸引到中高層人士加入云云. 呢條友咁縮骨, 才不會做這苦差. 帶頭破壞退休高官不可論政的傳統, 以滿足個人的虛榮感. 其實不過因為特區勢弱, 才被他踏多兩腳. 換著對手是中共, 他才不會對著幹, 像下面篇文, 雖然開頭介紹公投, 但接下來絕不會將公投和今次總辭連成一線, 看到最後, 已變成補選. 中共最怕就公投, 精於計算的他才不會冒險. 他所謂多角度分折, 根本就只得一隻角, 不過將議員背景由頭講多次.

總辭成敗考驗泛民智慧

王永平

現在社民連與公民黨已經同意利用五區總辭把補選打造為變相公投,向特區政府以至中央政府施壓,推動香港邁向真正普選。這個史無前例的舉措,會對香港整個政治生態帶來深遠的影響。我想從多個角度分析這個發展。

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都沒有公投的條款。但在另一個中國的一部份,即台灣,公投已經舉行了6次。根據2004年實施的《公民投票法》,公投的適用範圍包括重大政策,公民可以聯署提案,而參與投票的人數須超過有資格投票的人數的半數以上,投票結果才可通過。在6次的公投中,投票人數都少於全部選民的一半。因此儘管支持公投議案的同意票佔大多數,結果依然是屬否決。

作為一種直接民主,公投在很多歐美民主國家都有明文規定。而適用範圍通常包括修改憲法式或決定一些重大政策。以英國為例,到目前為止的唯一全國性公投是於1995年舉行,當時我剛巧在英國進修。那次公投議題是英國應否繼續留在歐洲的共同市場。結果是超過6成合資格的選民投票,亦是超過6成投票的支持英國保留共同市場身份。雖然英國公投結果不能影響國會的絕對權力,但政府不可能不遵守民意。有報導指英政府可能在在今個月提出在明年舉行公投,決定現時選舉議員的方法是否需要修改。

講公投,不能不提我住過幾年的瑞士。那裡的公投包羅萬有,不止涉及中央政府的重大政策,還包括地區上的公共開支。只要拿到十萬個公民簽名,任何人或政黨都可以用公投推翻政府的建議。上個月,一個右翼政黨便利用公投通過禁止瑞士內的回教寺興建尖塔,成功推翻政府的立場。投票結果與事前的民意調查背道而馳。值得留意的是,瑞士的公投法律沒有規定投票人數必須達半數選民以上的規定。

說回香港,只要在議題、宣傳及策略上做得妥當(下文再談),社民、公民五區總辭後的回歸率可以是坐三望五,令泛民在立法會依然保著否決權。(當然,無論是21票或23票,在不屬泛民三大黨的民主派議員中,有3至5個可能轉軚支持政府方案絕不出奇,因此,計數不等於計票。)下面逐區分析選情。

先說港島區。在上次立法會選舉中,泛民拿了約6成選票,而余若薇、陳淑莊名單拿了其中4成。上次選舉,余若薇排在陳淑莊後面,引致選情告急。今次補選,假如余若薇當仁不讓,以黨魁身份出陣,我認為公民黨不單可以穩操勝券,還可以催谷多些選民出來投票,提升整體的投票率。

另一個公民黨的戰場是在九龍東。在上次立法會選舉中,梁家傑是四個當選人中得票最低的一個;而公民黨在這區亦沒有扎實的地區基礎。假如陳婉嫻披甲上陣,並成功擴闊議題至民生方面,工聯鐵票絕對不能小覷。梁家傑不一定輸,但要贏不容易。關鍵是他能否發揮遇強愈強的潛力,並成功吸引以往不投票的選民。

上次立法會選舉大出風頭的社民連,會繼續在總辭補選中娛樂大家,特別是年青人。單看上次選舉得票數字,黃毓民在九龍西沒有穩勝把握。但憑三寸不爛之舌,黃毓民可說打遍政壇無敵手。今次背水之戰,我認為無論事前民意調查如何,到選舉日,一定會有不少不願掟蕉及類似動作消失的選民出來投票,支持黃毓民重返議會做騷。

社民連另一個人氣偶像梁國雄會在新界東面對組織力很強的民建聯。但「長毛」過去多年爭取民主,維護人權的形象突出(或令人反感,視乎讀者的立場)。在單一的民主議題上,他對不少選民,特別是青年人有很大的感染力。自由黨的候選人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形象正面的龐愛蘭可以代表建制派迎戰。這對選民會是一個對比鮮明的選擇。但我看好長毛。

陳偉業是社民連最弱的一環。在上次選舉中,他是得票最少的當選人,比落選的張超雄只多幾千票。今次補選,在新界西的鄉事、工聯會及民建聯的齊心協調下,我認為陳偉業能夠返回議會的機會是低於一半。

除了補選的結果,今次總辭成敗的其中一個關鍵是如何令市民及政府接受這是一次不容忽視的民意表達。有人已經開始散播投票率不超過50%便代表總辭失敗的訊息。我對此說法有保留。首先,這不是真正的公投。事實上,公投法律各式各樣,沒有劃一有效投票率的標準。假如今次補選的投票率接近上次立法會選舉的45%,投票人數會有150萬人。又假如有6成選票支持泛民的議案,即是有90萬人公開表態。這個幅度的民意,政府很難不理會吧。

但今次總辭能否變成一股新的民主力量,取決於社民、公民兩黨能否協調出一個清晰、合理而市民亦認為可以達致目標的議題。假如今次補選的議題是要爭取2012年雙普選,我認為這會令很多選民卻步。這是因為絕大多數港人務實,不會因提早幾年普選便衝撞中央。但最近余若薇在公開信中提到以「真普選須取消功能組別」為補選議題。這議題既可以吸引選民,亦可以在中央及特區政府未有立場之前,搶佔道德高地,令對手難以招架。

上述分析,不代表我支持總辭。我始終認為,泛民應該協調一個比政府提出的更民主,更能達致普選目標的2012方案,供市民選擇。這亦是我提出另類方案的原因。但既然公民、社民選擇在否決政府方案前訴諸民意,以總辭後的補選結果,顯示市民對民主的訴求,我希望他們把這件事做得妥妥當當。他們面對的是擁有大量傳媒工具、無限資源和在地區上有強大組織力量的建制派。要達到推動真正普選的目標,總辭派不單要贏議席,還要爭取像樣的投票率。這項極艱巨的任務,對公民黨的兼職議員是極大的挑戰。相對公民黨,社民連沒有很重的包袱。即使社民連三子全軍覆沒,只要他們繼續在街頭抗爭,2012年的選舉,社民連一定會重返議會。

今次事件最大的輸家非民主黨莫屬。上星期日(10月13日),民主黨會員大會最終決定不參與總辭,但容許黨員以個人身份支持泛民補選的候選人。假如公民、社民贏了補選,民主黨不能領功。假如民主黨失敗,支持總辭的選民會埋怨民主黨。近年民主黨每況愈下,領導人缺乏魅力,而新一代的甘乃威又變成負資產。假如今次總辭能令公民黨重振雄(雌)風,部份民主黨員稍後投誠公民黨,不會令我奇怪。不少民主黨年輕一代,有理想,有能力,只是沒出路。今次政改引起的風波,可能會令他們變得成熟,而後果不一定對民主黨或現在的黨領導有利。

總辭成敗考驗泛民智慧,亦考驗特區政府的政治能力。未來幾個月的發展,高潮迭起,評論員不愁沒有題材。

廣告
Tagged with: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