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十一月 7, 2009

 

本乃驚弓之鳥 豈是文章殺人

練乙錚

「中國火箭之父」錢學森上周逝世,殊為可惜,但不會對中國科技發展產生很大負面影響,因為他回國服務五十多年,早已教育出好幾代學生。筆者最初聽到他的名字,還是在六十年代;當時中國搞出「兩彈一星」,錢學森是大功臣之一。七○年,筆者在美國求學,夏天到波士頓打工,住在麻省理工學院(MIT)的舊同學宿舍裏,同學帶我去看過錢學森三十多年前住過的房間;顯然,該校香港同學對這位大師兄非常崇敬。錢是庚子賠款公費留美學生之一,三五年到MIT,翌年取得碩士,即轉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唸博士,四七年回MIT當正教授(是當年該校建校以來最年輕的正教授),但兩年之後又轉到Caltech。兩所世界頂尖的學府當中,錢似乎獨鍾Caltech,為何如此,大家可從昨日本報第十八頁轉載〈錢學森遺言〉一文中知道:他認為Caltech的校內學術交流和創新氣氛比MIT更濃郁。是否如此,學界長期有爭論——當然並非學術爭論而只是畢業生當中的「牙骹戰」;事實上,兩所大學的確不同,MIT比Caltech大五、六倍,後者現時每年只招二百多名本科生(當年更少),同學與老師之間的關係密切、交流比較容易,卻是事實。不過,MIT在培養中國航天科技人材方面的貢獻,比起Caltech卻不遑多讓。○六年獲國務院頒發「中國航天事業五十年最高榮譽獎」的五位科學家當中,除了錢學森之外,還有後來所謂的「航天四老」——屠守鍔、梁守槃、任新民和黃緯祿,其中,屠及梁都是MIT產品(任畢業於密西根大學,黃的學位則取自倫敦大學帝國學院);故五人當中論數量,是MIT第一,論質量,則彼此之間可能也曾有一番「牙骹戰」!

錢學森在科技方面飲譽天下、實至名歸,但身前身後,在內地知識界裏也有不少微言,原因主要是在五八、五九年間寫了兩篇普科文章,認為稻米畝產三萬公斤,理論上不是問題。(實際情況當然大大低於此數,「中國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今年說,中國稻米產量可望於二○二○年達至一千公斤,目前平均是八百公斤)。錢的文章據說成為毛澤東推行農業冒進政策的依據,結果導致在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中餓死至少三千四百多萬人。但筆者認為那不是錢的錯,錢發表他的觀點,肯定沒有政治上「逢君之好」的目的。那麼,他為什麼寫那二篇文章呢?從上述〈錢學森遺言〉一文,可見他十分重視科學創見,強調研究者必須敢於想前人所未曾想、幹別人所不敢幹,如此進取、不墨守成規,方能有所建樹。他以力學和數學方面的知識,跨過學科之間的界限,大膽在農業生物學方面提出新論點,本身很有意思,若是在他的科學思想母國或母校Caltech提出,完全不稀奇;事實上,一個大科學家如果只埋首於自己那些狹窄研究課題而不作其他「非份之想」,才是真正的美中不足。現代科學突破,愈來愈多發生在傳統學科的分際之間。

錢學森那兩篇有關糧產的文章出問題,出在中共統治之下的「一言堂」政治文化。這要分兩個層次來講。第一個層次,是在科學界。錢因為名氣大,五五年回國之後,立即成為「一面旗幟」、愛國知識分子最權威樣板,說話分量極重,沒人敢公開懷疑,遑論與他辯駁,因此他那兩篇觀點大膽新穎的文章刊出之後,並無引起正反意見交鋒,可以理解但很不健康。在知識界如此靜如深海,到了政策層面,則是更加鴉雀無聲,因為當時毛澤東已經發動「三面紅旗」(「總路線」、「大煉鋼」、「人民公社」),極端冒進主義已然出世,除了後來的彭德懷大元帥,有誰敢勸阻毛澤東?在這種政治環境之下,一介書生的科幻創見竟成為助紂為虐的殺人利器,那豈是錢學森所能預料?再說,錢此前大半生在美國,對中國社會主義及毛的統治手法一無所知,回國之後頭幾年的科研任務特別繁重,哪能知道農村裏的政策運作——領導幹部為了邀功謊報產量層層加碼,到頭來得按所報比例上繳糧食,結果農民顆粒不保,惟有餓死?因此,筆者認為錢學森在此事上無咎,錯的是毛澤東和他領導下的中共;在黨的壓力下,學術界、知識分子才不敢說話。換句話說,完全是毛及其他共產黨人作的體制政治文化孽。

錢學森本人十分鼓勵晚輩挑戰權威,認為中國年輕學者不如此不能成就大事業。他說:「我在加州理工學院當研究生時和一些權威辯論,這在那裏是很平常的事;今天我們辦學,一定要做到有加州理工學院的那種創新精神。」他當然明白他所憧憬的那種創新精神不能簡單移植,因為有政治土壤不同的問題。過去,在中國大陸,挑戰權威十分危險,輕的掉職失業,重的打成右派,有的更招殺身之禍;就是到了今天,那種創新行為的代價也非常高。君不見,便是錢學森自己,也未敢對這種扼殺思想創意的體制文化作過批評。當然,有些人正正也為此批評錢學森,認為他太沒有知識分子風骨和道德勇氣,但筆者亦認為,在極權體制之下,做烈士當然可貴,但明哲保身絕不為過,努力做到不損害別人(那怕僅僅是為了保護自己)已是功德無量,何況他還是一個從美國力盡艱苦才得以飛回來的驚弓之鳥?錢學森在科學上替中華民族作出偉大貢獻,已是難能可貴,沒有理由再要求他當政治烈士或英雄。應怪的是共產黨。這點歷史問題有必要搞清楚。

廣告
Tagged wit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