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九月 19, 2009

人秧
陳雲

少年時代,頗為某種招魂巫術所困惑,接「人秧」之術是也。秧是客家音,讀yong第六聲,有時寫作「人養」。此事元朗山村也聽過,但不及東莞鄉里春光叔講的詳細。夏夜悶熱難眠,鄉里來訪及留宿,一家人在庭院閑話,遙看外面星空燦爛,一二螢火蟲飛過,不由得人不信。
土族巫術

春光叔說,年輕人或孩童病危,精魂仍在,晚上若看見一團白光飄蕩,那就是「人秧」,可用竹竿將之迎下,再用毛巾或衣裳包裹,不使之落地,帶返家中,病人即可復命。此事大概本於秦漢時期、佛教入華之前的本土魂魄觀念,即是相信人有三魂七魄,道教《雲笈七籤》說的「三魂歸於天,七魄歸於地」,源於《禮記》「魂氣歸於天,形魄歸於地」之說。道教依照先天八卦方位中的火與水而作三(火)與七(水)之數字附會而已。火(魂)主上升,水(魄)主解散。因此民間受此說影響,也認為人死七日之後魂魄始散,不可復生。七日之後亡者回魂,向家人辭別。

往昔村中小孩無端發燒或得急病,夜夢難醒,囈語不止,除了請醫生開藥服食之外,也相信是魂受了惡鬼驚嚇或誘迫而離開軀體。離開軀體之魂,在外界飄蕩,稱為人秧,閃光微弱,日間難見,夜晚現身,團團如絨球,或拖曳如長羽,其光黃綠,其性近水,多從池塘邊竹樹深處飄起,劃過夜空,又聚到另一處竹叢之中。是故夜晚勿近水邊,以免驚擾游魂或鬼魂而惹禍。
路口喊驚

心地善良之婦人見到人秧,如要積德行善,可向之大聲呼喊數次,其詞曰:「好轉囉!好轉囉!」客家話「轉」是返回之意,即是叫游魂返回家中,復歸本身。有時即是不在外邊迎回人秧,主家也會請巫婆或仙姑來為病者「喊驚」,人秧自會認路歸來。長大之後,遍查道教典籍及風俗誌,都不見此風俗記載。思想應是南方土族信仰。客家人在東晉南遷之後,居住於南蠻之山區,漢人魂魄之說夾雜當地土族信仰而產生此事,屬於混合風俗,甚至是風俗創新。

以前追隨法國人類學家李穆安(Jacques Lemoine),知悉在苗、瑤(猺)、黎、畬、僮(獞)、僚(獠)諸族之中,無「接人秧」之信仰,恐怕是南方諸土族在宋元期間信仰道教之後,其古俗反而轉了帳,在客家族群之中流傳。土族方言,往往有音而無字,是故「秧」字乃漢族之外的土話,其意略近漢字的「魂」。此文用禾秧之「秧」字表之,取秧字的種子、生長之意,猶如人之魂。以前我曾用「養」字表之,雖然同音,如今再思,其意不合。內地有風俗網誌寫為「人殃」,其義猶如「人禍」,不通。

由於村中無人試過接人秧,對於魂魄之說,只有「喊驚」的巫術可以應驗。喊驚可以找巫婆或仙姑,然而村裏的婦人都懂得此術,不假外求。遇上兒童在路上受了妖邪或怪事驚嚇,如碰見喪葬哭鬧、目睹車禍等,兒童回家面青唇白,說話不靈,客家話叫「發驚狂」(「發」字念如bott),母親便可拿兒童的汗衫等日常衣服在大路口繞幾個圈,使魂認得衣服氣味而跟隨衣服返家。然後將衣服在沸水來回燙,再加入冷水,調溫水給兒童洗澡,一邊用母親穿過的衣服蘸水給兒童擦身,重複喊孩子的名字,念「唔狂唔驚,童人仔返來就本身……」的口訣。喊驚一般在孩童受驚之地施法,若原因不明,則會就近在家門口或附近巷口,或小孩最常玩耍之地。
魂兮歸來

童人是來自「童」的觀念,「童」字也是南亞土族之土語,乃靈魂上身的狀態,漢族學了此字,借用作魂魄。「童人仔」是土語及漢語的夾雜複合詞,兒童之魂魄也。喊驚巫術,小時候母親也為我做過,當時我在外面受驚(原因記不得了),回家之後發高燒,受術之後,徹夜發燒。夢見屋變大,人可以在裏面亂飛,最後穿空而出,到稻田和竹林亂闖。身體好像壓扁了般痛苦,一遊就是幾個小時,醒來一身大汗,病便好了。後來聽人類學老師講述容格(Carl Jung)的釋夢術,認為是兒童出世之時,經歷子宮頸所受的痛苦,銘刻心中,是故兒童發燒做夢,常有腦部壓扁之感。

廣東說的喊驚,是漢族的古老巫術,古籍稱為「招魂」,其術見於《楚辭.招魂》。東漢王逸《楚辭章句》判斷乃宋玉為屈原招魂之詞,後世深信不疑,直至明代學者黃文煥反駁此說,在《楚辭聽直.聽二招》中,提出《招魂》乃屈原自招其魂,古人一向有自招其魂之術,不必一定是為亡人招魂的。《招魂》記載楚人為生人招魂之古風,其中描述的招魂術,文白對照如下:

魂兮歸來,(魂啊歸來,)

入修門些。(進入郢都的修門啊。)

工祝招君,(太祝之官來招君王,)

背行先些。(翻過背走路先行啊。)

秦篝齊縷,(秦制竹籠、齊產絲線,)

鄭棉絡些。(鄭人縫結衣服囉。)

招具該備,(這些招魂的道具齊備,)

永嘯呼些。(長聲吹哨大聲呼囉。)

魂兮歸來,(魂啊歸來,)

返故鄉些。(回到故鄉囉。)

據鄉里傳聞,惠州客家人的喊驚術與《楚辭》之招魂術相類。例如用筲箕替代竹簍,用麻絲束紮「絲茅」懸於門上辟邪。此術必須使用病人穿過的衣服,而且是「削竿掛衣」,即是削尖竹竿插在地上或屋瓦之上,猶如《禮記》說的「以其上服升屋」。省事的可以掛於屋簷或放入筲箕,或有神婆手持作法。明代田汝成《炎徼紀聞》卷四記嶺南之獞人風俗:「半年而後歸,夫家人遠出,而歸者止於三十里外,家遣巫提竹籃迓之,脫歸人貼身衣貯之籃,以前導還家。言為行人收魂歸也。」這也是生人自招其魂的風俗遺留。人類學家認為,派遣知識豐富的神巫迎接歸人之習俗,有防疫之功。神巫在三十里外迎接,順便觀察遠方歸人帶病與否,如親人帶病,則治療之後始歸也。
舊衣禁忌

由於舊衣服沾染靈氣,往昔只有親族之間才會互相借贈舊衣服,一般在親兄弟姐妹之間,絕少施予外人。有時即使是窮人,也寧願購買新衣送贈貧民,也不會送人舊衣。招魂喊驚之術,乃昔日兒童夭折頻仍而母親無計可施之時的風俗,可安慰兒童及母親之心理,總有些事情可做。危機當前,不至於一籌莫展。如今香港的兒童大都可以健康成長,喊驚風俗乃成陳年舊迹。風俗信仰淡化之後,加上環保思想,近年才興起捐贈舊衣濟貧之舉。醫療進步,物質豐盛,有時捐贈的衣服,連招牌也未脫下,根本是新衣,絲毫不沾靈氣,只是沾染物欲與貪念而已。

靈異檔案‧十九

廣告
Tagged wit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