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y simonkan1018 on 九月 16, 2009

個人認為, 管制發放花紅問題, 意義不大, 這個世界有太多種方法避開這個規管, 薪金亦不是一個可行的方案. 但奧巴馬亦說出另一個事實, 金融界薪酬之高, 吸走了不少精英學生入行, 間接令其他行業更難請到最具潛質的人材, 尤其科研和人文學術行業, 像香港一樣. 短期之內, 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解決這種職業流向.

看「鹹」、「淡水派」如何爭辯金融監管

練乙錚

雷 曼兄弟出事一周年,金融監管再度成為華爾街熱門議題,官、商、學界論者意見文章多得不可勝數,有些批評政府,有些歸罪奸商,有些則是學派之間的刀來劍往, 煞是好看,而最近的一些學派論戰文章中,出現兩個有趣的名詞:「淡水派」和「鹹水派」。名稱出自能說會道的經濟學大師克魯明筆下,特別傳神(他自己不諱言 是個「鹹水派」)。兩個稱號何所指?指經濟學中的自由市場派和比較重視政府角色的凱恩斯派是也。無巧不成話,自由派經濟學派重鎮,集中在美國中西部,包括 芝加哥、明尼蘇達、卡尼基.梅隆、羅徹斯特等幾間名校;這些學校全都位於大湖區,或是鄰近淡水湖,或是落座大河邊,故以「淡水派」稱呼自由派經濟學家,可 謂恰當。凱恩斯學派泰斗,則雲集哈佛、麻省理工、普林斯頓、加州大學柏克萊等美國兩岸特別是東岸最著名學府,故稱凱恩斯主義者為「鹹水派」,亦是「實至名 歸」。經濟學派如此以地域分,或有深層原因;筆者推測,凱恩斯理論既主張政府積極干預市場,此派人物涉足官場替政府操盤者自必甚眾,平日教學之際,常川來 往華盛頓與校園之間,故這些人物的教學地點首選,當是東岸離首都不遠的一流學府。另一方面,自由市場派學者與政府關係較弱,自可安身立命於「山高皇帝遠」 之地。這個解釋是否成立,筆者願就教高明。(註)

言歸正傳,續談金融業監管。雷曼兄弟宣告破產不久,美國全面陷入金融風暴,「鹹水派」事後 怪責當時的布殊政府不脫「淡水癖」,不願一再伸出援手,以行政力量挽救雷曼,結果引發市場恐慌,一發不可收拾。不過,對這個似乎言之成理之說,「淡水派」 認為是一派胡言,因為從事情發生的時序和具體原因看,完全是另一回事。芝大商學院的Cochrane和Zingales二氏昨天在《華日》發表文章,指去 年絕大部分金融巨企出事,包括貝爾斯登、兩房、AIG、華互、美聯(Wachovia)等,或是發生在雷曼破產之前,或是與雷曼無直接因果關係而有自身原 因;二氏更指出,據各種風險數據顯示,把市場推進恐慌狀態的罪魁禍首,不是雷曼兄弟而是當時的財長保爾森和聯儲局主席貝南奇,二人分別於去年雷曼出事一周 之後的九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在國會為取得七千億美元救市資金而作聳聽駭言,瞬間把市場嚇壞了。當然,「鹹水派」並不全然支持「大得不能倒」論,一味抱怨 政府沒有打救雷曼;此派完整觀點是,既生危機,政府有責任作及時「損害控制」,然而,為了避免未來出現同樣事故再次迫使政府介入,企業不能過大,故對有 「大得不能倒」之虞的企業,政府要及早進行手術肢解或限制其增長。這些看法,當然不為「淡水派」接受。後者不僅主張雷曼不能救,之前的貝爾斯登、兩房、 AIG等也絕不應救,因為不僅動用大額公帑後遺症多,還會因鞏固「政府面對龐大企業不會見死不救」之看法而種下未來危機之種籽;不救,則企業自會自律。奧 巴馬現時的主張,是在「鹹」「淡」之間落墨——政府既非無所作為,也不會把超大企業強行肢解。

除了應否及如何監管超大企業之外,爭論還涉下列幾方面:(一)如何保護「投資產品消費者」;(二)如何糾正金融企業高層人員報酬合約中的一些導致過高風險行為的不良誘因;(三)監管機構如何加強、重組;(四)如何規管衍生工具的買賣,特別是要解決交易不透明的問題。

對 於第一點,兩派爭議不大。第二點,論形勢,「鹹水派」理應佔上風,但美國自由經濟傳統深厚,限制企業高層薪酬合約設計不容易;奧巴馬已經推出的措施,只是 限制那些出了事故、需要政府出資幫助的大企業高層花紅。不過,輿論壓力之下,昨天已有德意志銀行及高盛集團的行政總裁現身說法談現存弊端,支持政府對薪酬 合約作出限制;前者主張達成全球協議,後者則提議禁止多年期花紅保證、容許「倒扣」往年花紅、不讓高層人員的紅股在退休之前出讓折現等。這方面,「鹹」 「淡」二派何者勝出,尚未可知。筆者認為,只要政府能夠真正做到對超大企業「見死不救」,則投資者或企業小股東自會形成壓力,逼迫企業高層主管在薪酬合約 中刪除各種不利公司健康發展的負面誘因條款,而政府則不必越俎代庖立例規管;若政府不能有效保證「見死不救」,則設置某些合約條款限制是應該的(此所謂 second-best)。

對衍生工具的監管,主要是讓交易透明;業界因為利益攸關有不同意見,學界中的爭論卻不大,具體困難是技術性的。 現時美國的證券及衍生產品交易,大部分是極速電子交易,速度之高,肉眼不能跟進,就算是一些小型「高頻交易」中介公司,每天成交數目也以十億計;監管如此 龐大數量的交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且看奧巴馬政府月底拿出的規管建議怎麼說。關於監管機構體制改革與整合的各種爭議,筆者月前已經介紹過,這裏就不再重 覆。

註:派別名稱當然不可能完全貼切,在兩派的學術重鎮裏,其實也有「互相滲透」現象。此外,筆者的老師E. Prescott雖是「淡水派」,但年前離開大湖區,跑到老遠西南不毛之地阿里桑拿州開壇授徒;他老人家選擇「居於夷」,自是更遠離政權金權,實可改稱「脫水派」。

廣告
Tagged with: ,

2 回應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lai said, on 九月 16, 2009 at 5:59 下午

    錢作怪

  2. lai said, on 九月 17, 2009 at 4:32 下午

    有時間咪順手貼埋XANGA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