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Posted in news by simonkan1018 on 九月 1, 2009

梁振英先生您動氣了

練乙錚

上 周六筆者小休前的拙作〈海外行賄.幹部治港.講與不講〉於本欄刊出後,頗令此間一些大人物「不高興」。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先生於翌日(八月二十三日)在 他自己的網誌上嚴厲指摘我「借題發揮」、「偷換概念」、「信口雌黃」、「指鹿為馬」;又翌日,某官媒除了梁文照登,還發了幅題為「子虛烏有」的記者支援報 道。梁先生與我,都曾是九十年代房委會委員,當了幾年同事,我從未見他如此動氣,故今天謹應梁先生網文中的要求——「擺事實、講道理」,作此回覆。

梁先生對拙作做了很好的撮要,筆者照錄於此,以助讀者記憶:

…… 《信報》主筆練乙錚先生在昨日(八月二十二日)該報《香島論叢》指:「『幹部治港』說又自北京傳出,且具體有所指——『幹部』者,梁振英是也。此說一出, 梁辦慌忙撇清,梁並趁機重申自己並非『黨員』。對此申明,市民可否當真?……中共強調,『高度自治非自治』,此中道理同於『白馬非馬』、『楚人非人』。如 果用同樣的邏輯,也可以說,『共黨非黨』、『地下黨員非黨員』,如此等等。應用這套公孫龍子邏輯,就算梁兄哥真是入了黨,是地下黨員,那麼他瞪着眼睛說 『我冇入黨』、『我非黨員』,也不算是瞎話而是講了真話也。」

梁先生對拙文有兩點不滿,第一點源於筆者說的「中共強調:高度自治非自治」;第二點是認為筆者以抹紅手法抹黑他(意謂筆者暗指他是中共在港的地下黨員)。篇幅關係,今天只談第一點。

梁 先生說他自八四年參加香港回歸工作至今二十五年,從未聽過任何人說過「高度自治非自治」,故很想知道此語「出自何人」、「出於何處」。都怪筆者掛一漏萬, 沒有在上周六本欄文章如常註明重要語句出處,現在補上。茲事體大,須詳細說明。一九九八年一月,特區政府成立了「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主席是政務司司 長,官守成員包括五位局長、三位署/處長和一位副專員,另加非官守成員若干位(現時非官守委員包括四位全國人大代表高寶齡、馬逢國、譚惠珠、黃玉山,以及 容永祺、葉成慶等其他社會賢達或當權派紅人),政治層級很高,負責在本地和海外進行《基本法》教育推廣工作的策劃、監察和審核等。上述委員當中,譚惠珠與 黃玉山更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屬下「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尤其尊貴。○七年二月,此會向海內外推出〈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資料集,其中第十六段「高度自治的涵 義」,開宗明義指出:「『高度自治』並非自治,也不是獨立」。這份文件,可在香港課程發展議會網站上看到,亦可在特區政府各海外經貿辦事處取得(筆者上周在多倫多,故手頭上的一份硬拷貝是駐加經貿辦資料)。梁振英先生聲稱二十五年來從未聽過的說法,萬千本港學子、教師和海外華人,早就從權威渠道得知了。這是答梁先生問「出自何處?」。

筆 者對「高度自治非自治」之說耳熟能詳,非自閱讀上述推廣教材始;過去幾年,特別是雙普選議題升溫之後,不少大人物到處演講,便是以此話為降溫工具。例如, 譚惠珠前年到樹仁大學新聞傳理系講授《基本法》,便一字不差地強調「香港高度自治並非自治,也不是獨立」。樹仁大學同學做的演講紀錄,可在網上看到,而 且,無論是○七年十二月十九日的網頁「原始版本」還是○八年一月二日上載的「當前修訂版本」,譚所強調的那句話都完全一樣。 事實上,早在○五年初,譚女士在香港青年協會「青年領袖教室」講話系列上作題為「高度自治」的講話時,已有同樣說法; 當時,譚的講話是系列中的第二講,第一講的講者,則是梁振英。這是答梁先生問「何人所講?」。

梁 先生是香港回歸史上屈指可數的政治高手,更是一個本地著名智庫的董事會主席,積其二十五年經驗而「從未聽過」一句筆者可信手拈來的當權派權威話語,原因是 什麼,只能由他自己明天仔細解釋;後果是什麼,則十分清楚:在港人最關心的政治議題上面,不多不少,梁振英又失去了那麼一點可信度。

梁先生 因筆者引用官方說法「高度自治非自治」而不是按他的「正確版本」說「高度自治非完全自治」,指筆者「偷換概念」、「信口雌黃」,有負《信報》主筆之名、有 辱《信報》辦報嚴謹之實,若然,則筆者知罪矣;但梁先生指筆者上周六文章是「遊戲文章」,則非筆者之所敢知。遊戲文字,拆開來字字悲哀。當權者以其特異邏 輯欺騙人民,又豈止說「高度自治非自治」、「白馬非馬」?

註:http://cd1.edb.hkedcity.net/cd/mce/tc/basiclaw/teacher/

t_reference/powerpoint/26_Feb_2007.pdf;

http://www.hketo.ca/wp-content/uploads/2009/05/basic-law.ppt;

最容易到達此網頁的方法是在搜索器上輸入「譚惠珠:高度自治並非自治,也不是獨立」進行搜索;

見青協網頁http://channel.u21.hk/value/leader/talk2.htm

———————————

請講事實 不要抹紅抹黑
http://www.cyleung.hk/blog/article.php?id=233

將政界人士以抹紅手法達到抹黑目的,在台灣司空見慣,近年香港也有。

2004年1月29出版七二五期《壹週刊》專欄,繪形繪聲指我是共產黨員,並引述已故金堯如先生,指他在七十年代親口向已故吳仲賢先生透露:「梁振英表示自己早在學生年代加入共產黨,更親口承認自己是共產黨員。」

當年我即時透過行政會議秘書處發表聲明,白紙黑字作出反駁本人從未與金堯如交談,更無向金先生或任何人士表示本人曾加入共產黨。本人亦不認識吳仲賢。本人再次嚴正聲明:本人並非任何政黨黨員,亦從未加入任何政黨。先生與吳先生已經作古,《壹週刊》借已作古的人之名造謠,並且未就此事向本人求證便刊登有關報道,實是罔顧新聞道德,本人保留一切追究權利。

當年本港報章均有廣泛報導此公開聲明。5年過去,上周又有人含沙射影,暗示我是共產黨員。 我當時外遊未返,遂由我辦公室於翌日向來電查詢的《信報》重申本人5年前的上述聲明,再次表示本人從沒有加入任何政黨。

豈料《信報》主筆練乙錚先生在昨日(822日)該報《香島論壇》一文質疑本人的聲明: 「幹部治港」說又自北京傳出,且具體有所指 ……「幹部」者,梁振英是也。此說一出,梁辦慌忙撇清,梁並趁機重申自己並非「黨員」。對此申明,市民可否當真? …… 中 共強調,「高度自治非自治」,此中道理同於「白馬非馬」、「楚人非人」。如果用同樣的邏輯,也可以說,「共黨非黨」、「地下黨員非黨員」,如此等等。應用 這套公孫龍子邏輯,就算梁兄哥真是入了黨,是地下黨員,那麼他瞪着眼睛說「我冇入黨」、「我非黨員」,也不算是瞎話而是講了真話也。

本人在820日在《信報》的公開否認,練先生視而不見,偏要指鹿為馬。

此外,練先生文章說:「中共強調:高度自治非自治」,我很想知道,此語出自何人?出於何處?

我自84年參加香港回歸工作,至今25年,從未聽過任何人說過「高度自治非自治」。

大家耳熟能詳的不是練先生借題發揮的「高度自治非自治」,而是「高度自治並非完全自治」,兩句話差兩個字,意義完全不同,這是小學生也可以掌握的道理。「高度自治」是香港政治制度的根本,絶對不容任何人偷換概念。

香港人向來擺事實、講道理。練先生是《信報》主筆,《信報》辦報嚴謹,我既是讀者,也不時投稿。主筆不是遊戲文章作者,練先生不應信口雌黃。

近年有人以為把假話含沙射影多說幾次,就可以變成既定事實,不少政界朋友頗受其苦,香港則繼續內耗。

廣告
Tagged with: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