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的二樓

涼薄

Posted in blog, me by simonkan1018 on 五月 20, 2008

其實, 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有涼薄的時候, 或者甚至只發在內心, 而不會宣之於口. 尤其是生活富足時, 涼薄的時候總會比別人多. 那個小女孩, 在網誌說了一些異常涼薄的說話, 被揭發再被圍攻, 現在嚇得要心理輔導, 那位校長說得對, 她已經得到一個很大的教訓, 在精神受到這般折磨. 難道我們就不涼薄嗎?

她這樣說, 可能因為家長以前沒有教導生命的珍貴, 可能很喜歡熊貓, 可能很不喜歡窮的中國人, 我不知道, 但我有多少明白圍攻人的心態, 除了覺得她說認真涼薄外, 還覺得自己多少佔了道德高地, 原來還有人比自己更不像人. 對著萬天哀號, 確是會動容, 一同愁緒, 多少捐款總會做到, 但在最深層次上, 心理上又是否真的為災民感到難過, 我很懷疑. 但不代表我們不是人, 只要下一秒鐘, 我們都站在災場, 任誰都會動容, 任誰都會深切難過, 因為這是其中一種人性.

當時在討論區, 也有看過那個網誌, 卻不覺得甚麼一回事, 加上只是一個中一女生, 又想要求甚麼, 小朋友就算怎樣在學校表現落力捐款, 實質他們又明白多少, 感受到多少? 不算天真, 又帶點冷血的女生, 不過說明她正在接觸世界的冷酷.

之於再大陣丈些的天譴論, 我也不覺得甚麼, 只是奇怪真的有人會寫出來, 更要是比較著名的評論員. 坦白講, 天譴在這場災難中我未曾想到, 但那次Katrina 就真的聯想過, 但只是在想過, 誰會真的講出口, 來到廿一世紀, 沒多少人真的對之認真吧, 至多都是說幾句, 轉頭就忘了. 但將天譴說得那麼嚴重, 又興起筆戰等, 大家都是否有點傻, 雖然, 看到他們寫到那些災民差不多是抵死的, 因為在暴政下不反抗而成了共犯. 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很條理地說天譴. 在我理解上, 天譴其實是一個很模擬的字眼, 即是說完等於沒說那種, 基本就沒有意思的.

除了這些, 在搶救的程序上, 災民搶糧等細節, 好像都引來或多或少的文章, 又再引來一篇沒一篇的反駁, 好像因為柏陽死了, 就立即將醜陋的中國人無限伸展, 可算是文人間的潮語. 大體上, 給我的感覺是各人都恨不得和這災難扯上關係, 哭號完, 不夠, 再加多些別出心裁的文章, 方能覺得自己存活過, 不失文人風範, 又可繼續陶傑式的嘻笑怒罵.

廣告
Tagged wit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